笔趣阁 > 人生何处不春天 >人生何处不春天

0534 墙上的照片

由于王雪飞刚从看守所出来,手头一时还拿不出那么多现金,所以,他便又和张永强说起有关他的律师费用问题。他解释着,意思是让老领导转告一下他儿子张建峰,说等过几天把钱筹集起来之后,就一定会把后期剩下的那部分律师费用补齐。

“......雪飞,这还用说?要说欠律师事务所的那部分钱,这个我当然不好做主;但是欠我儿子建峰的那部分钱,你尽可放心,这个主我还是能做的,你先不用惦记这个事情,我会和他说的。”张永强拍着王雪飞的肩膀,让他不要把这件事记挂在心上。

就在王雪飞正和张永强一起商量起律师费结算的这个工夫,由于刘春江插不上话,也不感兴趣,所以,他便抬起头来,开始打量起王雪飞客厅里面的布置来了。

应该说,王雪飞的家里收拾的还是很整洁的。而且家里面的各种家具以及生活用品,不用说,当然都是很高档的。

刘春江对这些高档家具并不怎么关注,此时,他的目光在客厅的四周环顾着,看着看着,卧室里面的一张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

由于这间卧室的房门是半开着的,所以,从他这个角度望去,只能看见卧室墙上挂着的“半”张照片。

虽然距离离得有些远,看不太清楚,而且还是照片的一部分。但是,刘春江还是意识到,如果猜的没错,那张照片当然应该是王雪飞和杨子琪的结婚照。

想到结婚照,顿时,刘春江的心里就像是一弯平静的湖水,被忽然投入了一块石子,荡起了一圈圈涟漪,开始不平静了。

《最初进化》

他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当年杨子琪拉着自己,一起在梦幻影楼照相时的情景。

当时杨子琪对他说的那些话,似乎还隐隐约约地在刘春江的耳畔响起。

心中的这个念头一旦升起,刘春江的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一样,开始对卧室里墙上的那张照片,产生了深深的好奇。

长这么大,可以说还从来没有别人家墙壁上的哪一幅照片,能对刘春江产生如此强烈的吸引力呢。

刘春江坐不住了。他想看个究竟。

为了使自己能够看的更清楚些,刘春江站起身来,装作在客厅里随便看看的样子,在当地走动起来。

当路过卧室的时候,刘春江有意放慢了脚步,留心观察着。

此时,王雪飞正和张永强说着什么,见刘春江忽然站起,在客厅里走动起来。立刻,王雪飞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

“哎呀,我差点忘了,电动剃须刀充电时间早就过了,到现在还在插座上插着呢......”王雪飞立刻站起身来,装作要给还在继续充电的电动剃须刀断电一样,慌忙往书房里走去。

刘春江当然不会知道王雪飞心里想的什么。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卧室里面的那幅照片。

这下他终于看看清楚了。

不错,墙上的这张照片,确实就是王雪飞和杨子琪两个人的结婚照。

在刘春江看来,尽管从照片上看,王雪飞和杨子琪两个人也相互依偎在一起,但是,王雪飞看上去满脸都荡漾着春风得意;但杨子琪呢,脸上虽然也是带着几分微笑,但笑脸的背后,似乎还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郁。

刘春江轻轻叹了一口气。又回到了沙发上。

他的心里很乱。

王雪飞走进书房,过了片刻,这才回到了客厅。

“......来,抽烟,”为了掩饰刚才心中的不安,王雪飞脸上堆着笑,从茶几上掏出了两支香烟,热情地递给了张永强和刘春江,并且还亲自用打火机给他们两个人一一点燃。而他自己,却并没有抽烟。

谁都没有注意到,王雪飞看刘春江的眼神,显得有些异样。

刘春江并没有察觉什么,他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

而且他的思绪,还是想着刚才墙上的那张照片,想着杨子琪的脸上后面,所隐隐笼罩着的那层淡淡的愁云。

这愁云具体是什么呢?

刘春江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因为他心里完全清楚。

想着想着,刘春江的眼前又浮现出杨子琪的面容了。并且,这张面容越来越清晰起来......

他感到眼前杨子琪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而且还似乎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

刘春江的心,不由得感到有些颤抖。

他分明感觉到,眼前杨子琪看他的目光中,分明带着一种浓浓的幽怨以及深深的担忧。

刘春江的脑子里,很快就闪现出他和杨子琪生下的那个儿子刘易。

立刻,刘春江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感到一阵刺骨的疼痛。

刘春江赶紧偷偷用手狠狠地在自己腿上掐了一下,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咱们走吧。”张永强看了看手表,对刘春江说道。

“......哦,好,走吧,走吧。”刘春江身子颤抖了一下,他的思绪这才回到了现实中。

他站起身来,与王雪飞告别着。

王雪飞把二人送出来。他特意握着刘春江的手,摇晃着:

“春江,谢谢你来看我。我用不了几天,就会去单位报到。”

“不急。”刘春江笑了笑,他看着王雪飞安慰着,“你刚从里面出来,而且家里一下子走了三个人,家里家外里里外外一大堆事情都等着你处理。况且你现在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所以,以我个人的意见,你还是先不必急上班,多坐两天,等把这些事情都料理完了,待情绪调整过来再上班不迟。当然,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我说了并不算。因为你大概还不知道,尽管我现在已经恢复了记忆,但并没有恢复集团公司的职务,目前还在省委党校学习。不过,我想苏秀玲也一定会考虑到你现在的状况的。”

“......我在里面已经坐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好意思再坐呢?而且你说的这些都算不了什么,其实说句心里话,我早就想上班去了。哈哈......”王雪飞摆出一副急切返回工作岗位的样子,对张永强和刘春江说着。

送走了张永强和刘春江,王雪飞这才回到了家里。

他来到了书房,从抽屉里取出了一个黑皮包。

这个黑皮包,正是白天王雪飞路过公园时,趁刘春江抢救落水儿童时把手中的黑皮包丢在地上,他从地上捡起来的。

刚才,王雪飞见刘春江起身在客厅里转悠,他其实正是担心放在书房桌上的这个黑色皮包被刘春江看见,所以才借口说电动剃须刀还在充电,赶紧把这个东西藏起来了。

我们知道,虽然那个黑色皮包,确实是杨子琪生前在美国带回来的,所以,当然也就是属于王雪飞的。但是,黑皮包落到谁的手里,其实这些都是小事,王雪飞也不差那个黑皮包,最主要的是,毕竟后来王雪飞是在刘春江抢救儿童时,在他扔在地上之后,没有打招呼偷偷拿回来的。

所以,王雪飞这次急着要把书房里的黑皮包藏起来。

其实,就在张永强和刘春江没来之前,王雪飞心里还一直在想这件事呢。

我们知道,一开始,这个黑色皮包,本来是在杨子琪的手里。

后来,由于杨子琪在路上行走,遇到了刀疤脸在路上抢夺,正在紧要关头,结果被恰好路过的赵田刚把黑皮包夺了过来。

再往后,赵田刚为了讨好王雪飞,也就把这个黑皮包,送给了他。

正是由于王雪飞回到家里看到了皮包里面的内容之后,为了抢先一步,他这才做出了后面的那个令人发指而残忍的举动。

后来,我们知道,王雪飞在被提审的时候,也曾经看到过这个黑皮包。不过,只是这个黑皮包,当然是在许若玲的手里。

白天,当王雪飞回到家里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这个既让他感到熟悉,又感到有些陌生,令他感到百味杂陈的黑皮包。

果然不出王雪飞所料,黑皮包原来里面装的那些录像带以及杨子琪给孩子留下的信件原件,早已经不见了。装在里面的,都是些复制品。

看到这些,不知道为什么,王雪飞多少显得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就想到,黑皮包里面的那些原件,按道理,应该都还封存在法院的档案卷柜里面。

既然都是些复制品,那就不值钱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想,所以,王雪飞才把这个黑皮包,随手放在了书房的办公桌上。

当张永强和刘春江来看望王雪飞的时候,由于考虑到一般情况下,客人是不会主动随便进入其他房间的,再加上又是刘春江,毕竟王雪飞还是了解他的。所以,王雪飞这才没有把放在书房里面的那个黑皮包,及时收起来。后来,见刘春江站起身来,王雪飞这才担心会被他看见,所以才赶紧收了起来。

相关推荐:一刹芳华三生梦我为暴君画红妆女装神豪超神学院之黑色长城不做软饭男武侠之粹房产直播间九曲书剑心绝世巨贾自然秘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