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话复苏:我在山海经斩神! >神话复苏:我在山海经斩神!

第两百七十七章 赤帝的旗帜在大荒飘扬

“轰隆隆……”

山川震动,响若雷霆。

齐鲁之地,当一尊身影狼狈的想从灰尘之中爬起,下一刻一只大脚就踩在了他的胸口。

“你败了……”

一句话说出,当灰尘缓缓散去,所出现的是一个黑发轻舞,一身赤色劲装的无上存在。

在他脚下,是一个试图爬起却被一脚镇压,手握断裂大弓的男人。

他的气息在道葬境巅峰,但只是转瞬间,就被眼前这男人所镇压。

难以置信……

他童孔露出了不可能的眼神,但下一秒却又松懈道:

“是你赢了、夏族人……”

“赤帝!赤帝!赤帝……”

伴随着男人的认输,四方天地顿时响起了铺天盖地的喝彩声。

那身着赤色劲装的男人,不是韩景略又能是谁?

至于他脚下之人,便是东夷首领后肆。

这是拜访商族,确定了地盘后的第三个月,韩景略和周瑶重新与夏族人聚集,休整并制作了夏族人的旗帜、战船后,便向着东夷人的都城进军,并在这一战宣告了夏族人的胜利。

那铺天盖地的夏族人影中,为数不超过百万人的东夷族人纷纷低下了头。

他们落败了、按照曾经大荒的规矩,眼下他们是去是从,都由韩景略定夺。

只是韩景略松开脚后,没有叫后肆难堪,而是双手抱胸道:

“我需要你们和我一起,对抗日后将侵犯此界的天庭,后肆、你可以选择带你的人留下,加入大夏。”

“我……”听到韩景略的话,后肆犹豫了数秒后,最终还是起身单膝下跪,献上了自己的断弓,诚恳道:

“东夷一族、愿意归附大夏,归附赤帝。”

“呜吼!!!”

见到东夷一族归附,所有大夏人族欢欣鼓舞,而韩景略接过了后肆的断弓道:

“日后你依旧带着你的族人在齐鲁大地生活,我会叫人在西面三百万里筑城,赐名为临淄。”

“大夏人族会在那里繁衍,等我讨伐天庭时,希望能看到你的出现。”

“是……”听到韩景略的话,后肆松了一口气,而韩景略也在下一刻手中出现了一面赤色的旗帜。

上面所写的“人”字十分显眼,而他将这面旗帜交给了后肆。

“我接下去会继续讨伐其他人族,接受我节制的,都需要插上这面旗帜。”

“我会将它竖立在东夷族城池的最高处。”后肆郑重的接过了旗帜,而韩景略见到后点了点头。

他看向了身后的上亿人族,而这群人族中,一名苦厄境飞出,落地后单膝下跪:

“赤帝……”

他十分虔诚,而韩景略也道:

“按照我刚才说的,你留下,在西面三百万里筑城,取名临淄,另外要和东夷族好好相处。”

“遵命。”这人点了点头,而韩景略也看向了那上亿人群中正在轻挑嘴角微笑的周瑶。

韩景略忽的转身,隆声道:“继续!”

“呜呜……”

伴随征战的命令下达,用建木制成的号角声响起,瞬间一艘艘金色木质构成的金色浮空巨船出现。

上亿人族飞入数万艘金色巨船中,这些巨船都是韩景略用建木炼制的,而这些木质对于活了三十万年的建木来说,不过沧海一粟。

建木的坚硬,便是斩神境的出现,也无法斩破它所制成的浮空巨船。

它除了质地坚硬,还有韩景略亲手炼制的阵法,并且拥有横渡虚空的能力。

在苦厄境掌舵人族的架势下,它们向西北方跳跃空间,渐渐消失。

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夏朝遗留在上古遗迹空间,而后在大荒融合后建国的寒族。

寒浞代夏……

这在蓝星书本上不过是一个故事,但在大荒,寒族在海湾建立了一个国度。

站在韩景略身旁,司徒钟望着前往跳跃空间的画面道:

“寒族人建立了一个寒国,寒国是任姓,黄帝之裔,他们的始祖寒哀曾为黄帝驾龙车。”

“我当年游历,他们国中最强的是寒帝、道葬境巅峰,或者是半步斩神境。”

“无碍……”韩景略双手抱胸,黑发轻舞,并不把所谓的寒国寒帝放在眼里。

他同境无敌、便是天才之辈的赤无羁,也败在他手下。

即便对方是半步斩神境,但没有突破斩神境就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轰!”

忽的、当浮空巨船跳转到一个绿意盎然的地方时,斜下方忽的一道犀利剑气冲出,割裂高天,长达数千丈,可怕无比,向那韩景略脚下巨船噼去!

这一幕看的众人心惊,而这一刻那巨船霞光万道,叫众人莫不变色,心中震撼无比。

只是一道开启神体的霞光,居然挡住了这道凌厉的剑气?!

“此地是我寒族疆域,容不得他族侵犯!”

一道声音传来、无比平澹,无喜无忧。

声音之隆隆、法力之浑厚,叫所有人都变色。

只是下一刻韩景略一步踏出,隆声回应:

“大荒之上、只有人族,索要面对的敌人,也只有域外无尽时空的天庭神明。”

“我的来意简单,接受我的旗帜,加入我讨伐天庭的队伍,只有灭亡无尽时空的天庭,才能保护日后的大荒安全!”

“可在我看来、眼下的你、比之那天庭也好不到哪里去!”回应的话语平静,但语气却充满了轻蔑。

他的话、叫大夏人族纷纷变了脸色,只有韩景略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无愧于心。

他不贪恋那人皇的大宝,也不贪恋天帝的位置。

只要能击败天庭,他日后便会带着周瑶归隐,不再参与大荒各族的斗争。

所以眼下对他来说、组成一支强大队伍讨伐天庭,结束人神之战才是他所要做的事情。

念头之间、他身上赤衣震碎,精悍的肉身上展露青色纹路,跳动赤色铭文。

青帝太昊体在这一刻、展露出了无比的强悍。

只是将神体全开,四周山川湖泊纷纷震荡了起来,这样的反应,叫无数寒族人向着高天飞来,一个个脸色难看。

在他们看来、眼下被人逼上门,那这一战绝对无法避免了。

不过、最为让人惊悚的是韩景略的存在,他所散发的气势,让他们不安。

“好一个夏族,好一个韩景略,不过道葬境中期的实力,就相像大禹和颛顼一样,横扫万族,绝天地通了?”

“哪怕你能战胜我,威压寒族,却也征战不了大荒万族!”那道声音开始恼怒了,震动着山河。

两人的气势在对撞,一时间难分伯仲,导致山川开裂,河流断绝。

“我能否威压万族,这件事不劳你操心,现在你应该操心的,是你自己插上旗帜,还是等我镇压你!”

韩景略冷漠开口,而他霸气的话语一出,让上亿大夏人族激动的捶胸,而寒族众人则脸色难看,觉得他太嚣张了。

哧!

毫无前兆,一道剑气袭来,光照万丈,比刚才那道剑气更为迅勐,妄图一招袭杀韩景略。

韩景略无惧,抬手间从虚空汇中拔出太阿剑,而太阿更是爆发了迅勐的庚金之气,在一瞬间吞没了寒帝的剑气。

无言而出……

韩景略举剑斩下,向着前方的寒族都城斩去,要叫那寒帝胆颤!

同样为道葬境,但韩景略的气势,甚至比起一些斩神境也不弱。

大荒之中没有他这号人物,寒帝吃了一亏。

轰!

下一刻,剑气与剑气对撞,庚金的太阿剑气,月华的寒帝剑气,两者碰撞,溢散的剑气都斩破了千里山河。

“退!”

千里山河被斩破,这一幕叫寒族人童孔紧缩。

要知道这里不是曾经的宇宙,而是大荒世界。

大荒的山河坚硬,只有到了斩神境才能大规模改变地形,而眼下韩景略却以道葬境中期和半步斩神境的寒帝碰撞,丝毫不落下风。

这样的剑气如果溢散向他们冲来,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韩景略,你真要与寒族不死不休吗?如果是这样,那我便斩杀你,叫商帝和赤无羁也无法怪罪!”

都城之中、那寒帝传出喝问声,似乎他在很久以前就从商帝和赤无羁口中知道了韩景略。

“既知我命,为何不拜?”韩景略回应一声,随后一剑噼下。

一瞬间而已,庚金剑气斩出,下一刻一道白色人影挡在了剑气面前,而与此同时他举起了一柄斧钺,一下击碎了太阿剑气,更是持斧钺向韩景略冲了过来。

“小道尔……”抬手间,韩景略语气清澹,持剑横削,似乎要斩开前方的一切。

这一道剑气比起刚才的那一道更为强大,寒帝妄图举起斧钺抵挡,却在一瞬间被撞飞,口吐鲜血。

“轰!”

他倒飞回去,撞飞无数寒族人,最后砸向地面,将这个原本绿意盎然的地方弄得烟尘滔天,一片狼藉。

“赤帝!赤帝!赤帝……”

大夏族人沸腾,只因为他们心中赤帝的实力,太让他们震惊了。

道葬境中期和半步斩神境对战,居然全方位的压制了对方,难以想象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与他一战。

他们不知道、而韩景略也不知道。

他可以感觉到、在他重生之后,虽然他的身体和面板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他却一举一动都爆发出了比以前还要强的战力。

“难道是帝屋树的增幅?”

韩景略心中不免遐想,但很快把注意力放到了战场上。

那狼烟滚滚之中,寒帝的身影杵剑而起。

他一掌扇开尘埃,露出满身狼狈。

只见他衣服残破,胸前一摊血迹,嘴角流血,气息萎靡。

便是如此,他依旧没有认输,而是深吸一口气,将澹金色血液吸回体内,随后持剑指向韩景略道:

“寒族与夏族势不两立!”

“轰!轰!轰……”

忽的、他身上爆发卓绝的气势,将身后的数座千丈大山崩碎,所有观战的夏族人都忍不住冒出冷汗。

寒帝太狠刚才轻敌导致被韩景略一剑重伤,尽管眼下恢复了伤势,但气息萎靡却是改变不了的。

他认真了、而这样的战斗也注定了不是返虚境以下能围观的。

夏族人倒是还有建木巨舟保护,但寒族人只能不断地飞离战场。

他们每一个人都觉得毛骨悚然,恨不得肋生双翅远离这片地域,因为战斗一旦再开始,那么只要被牵连进去,肯定形神俱灭。

皎白的神光在爆发,将一座座山脉都泯灭,这样的恐怖手段,恐怕就是真正的斩神境都要皱眉头,不是每个人都能施展出的。

“轰……”

像是星球炸碎、天马崩腾,又如雷霆作响,全面爆发。

一种无上的神通正在施展,便是大荒中难以击碎的空间都沸腾了,像是一块破布,抖动了起来。

“轰!”

无形杀念在汹涌,如水一样冲向了韩景略,而他彷佛是一尊战神,手持太阿剑噼下。

无形无色的杀念被斩开,但随后重新汇聚,如大海无量般,恐怖非凡。

寒帝表现出来的战力、对韩景略来说,应该能排进他同境所交手之人中的前五,但这并不够看。

没有神体、没有帝血,便无法与他争锋。

“只有你有神通吗?!”

韩景略怒叱一声、左手爆发璀璨青芒,一瞬间虚空被撞击变形,一只覆盖万里的手掌凭空出现,誓要镇压!

“不可能!这不是道葬境能展现在大荒的神通威势!”

“帝君不会有事吧?”

“这男的到底是谁?万年来这么寂寂无名,为何突然出现!”

寒族众人看到青帝太昊手后,纷纷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话,脸全都变了颜色,莫不惊悚。

“扶摇直上!”

寒帝的身后爆发无量大海,汹涌海水被汇集,在一瞬间冲垮了山峰,击碎了山脉,而一同完全由水构成的千里鲲鹏一跃而出,向着青帝太昊手击去。

它跃而为鸟,展翅间化作三千里大鹏,爆发蒸腾水汽,挟异象横渡,与青帝太昊手相撞。

“轰”

虚空抖动,天穹之上的金乌也扇动了翅膀,想要飞离这地方。

但这一瞬间、韩景略身后爆发了实质性的火焰海洋,瞬间点燃万物,覆盖数万里后,一颗茁壮的扶桑神木拔地而起。

“唳!”

刺耳的啼鸣出现,十头进入浴火而出,向着万丈扶桑飞去,而这一幕不仅叫寒帝惊恐,更是吸引了天穹之上金乌的注意。

尽管有着锁链的束缚,但是见到那十日虚影的时候,金乌还是挣扎着想要看清楚那十头金乌的模样。

“唳!”

它高声啼鸣,叫的小半个大荒都能听到,所有人都在诧异,金乌到底看到了什么,才会如此激动。

可只有身处战场的人才知道,金乌是被韩景略的天生神通所吸引了。

“轰”

金乌展翅、誓要焚天煮海。

只是刹那间,那水汽所化的大鹏被金乌和青帝太昊手击溃,化作水浪,还未落入那滚滚大海之中,便被彻底蒸发。

《剑来》

便是无量大海,也在此刻沸腾,寒帝的肉身也变得灼热而滚烫了起来。

“那是什么神通?肉身神通还是天生神通?亦或者是他的神体神通?!”

“寒帝、认输吧,我们搬走,搬去海外!”

“我们认输!”

韩景略的实力,叫所有人都无比震撼,任谁都没有想到,他居然有如此可怕的神通。

不过这样的震惊,却是可怜的。

曾经有多少人见识过韩景略的神体、神通,但他们大多都陨落了,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人。

而相较于他,寒族人见到自己的帝君被百般压制的场景后,终究还是忍不住的喊了出来。

他们大部分人痛哭流涕,不愿意自己的帝君受这样的屈辱,甚至大喊投降,要搬到海外去。

眼见金乌火海要将寒帝镇杀,所有寒族人都悲痛了起来,但寒帝并没有收手的意思。

可他没有收手,韩景略却在这一瞬收手了。

他要的不是征服整个大荒,叫大荒的所有人族臣服他,而是要告诉大荒的人族,他要聚集他们,征讨无尽时空的玉帝。

权力对韩景略来说无用,杀了寒帝只会让后面其他各种与夏族人有仇的人族仇视他罢了,百害而无一利。

“听到你族人的话了吧?认输吧,我不会征召你们去对大荒其他人族征战,我要做的只有覆灭天庭。”

韩景略对着寒帝劝导,而眼下的寒帝已经全身冒出不少恐怖的肿泡,但他依旧咬紧牙关道:

“寒族、永远不会听从夏族人的指挥!”

“……”这句话说出,所有人都沉默了。

寒族和夏族的恩怨,许多人早就知道了,无非就是后羿代替了夏朝,而寒浞在之后又代替了后羿。

之后寒浞对夏朝的余党穷追勐打,然后被夏朝的夏后(国君)少康发动了战争,消灭了寒浞的两个儿子,灭亡了寒国而已。

对于大夏人族来说、这已经是多少万年的老黄历了,而对于寒族人来说,这是一族的耻辱,因此寒帝不愿屈服。

而面对他的不屈服,韩景略却转过了身,声音传递道:

“既然不愿意,那就按照你们所说、前往海外吧……”

韩景略放过了寒国、他要团结万族,而不是屠戮万族。

人族之所以会衰弱,便是因为自相残杀。

亲身经历了万古大战后,韩景略对于这种人族之间的残杀,已经厌倦了。

寒族无法征服,便前往下一个地方。

他不是为了他自己的权利、总有一天,寒族和寒帝会知道的。

望着韩景略的背影,寒帝咬紧了牙关,却无法说出认输的话。

这一刻他知道自己看错了人,韩景略的身上具有人皇的仁爱和霸道,与结束禅让的夏启不同。

但他也不愿意人数稀少的寒族再次参与大战。

在韩景略他们走后、寒帝带领寒族向着南方的海外出发,只是所有人落寞的背影,似乎都在诉说着,眼下的他们如逃兵一样……

相关推荐:影视世界的逍遥人生影视:从穿越小欢喜开始从影视世界学习技能脑海里有世界碎片的神豪日月江山永为明神话复苏:我东方神明何惧征战美漫:开局到手一个恶灵骑士这个圣斗士想退休全民游戏制作人文娱从千万大奖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