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一人之下 >秦时:一人之下

第二天上午。

完颜慷蹲在树荫下,看了会不远处灾民排着长队报名出工,曹忠数人伏法后明显变得井然有序。

他又捏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时而皱眉,时而出神。

赤喜及梁紫翁这些护卫随从当小王爷闲极无聊乱涂乱画,岂知他正在用方程式反复计算,赈灾人数的上限和赈灾用粮的数量。

虽然那群老弱妇孺昨日表现真的……不堪,但总不能任其饿死无睹。

该管还是要管。

多出来一个事先遗漏的灾民群体,意味着安国寺的存粮消耗更快。

必须认真盘算,做到心中有数。

一匹快马飞驰而至,官道上烟尘滚滚。

马上仆役在道旁翻身下马,疾行过来,当即拜倒在地,双手呈上一物:“小王爷!”

完颜慷接过来看,居然是两枚信封状的超大信件。

封皮用白色宣纸糊成,半尺来宽,一尺来长,中间贴着两指宽的红条,上写:赵王府完颜慷启。

信函?

我去,完颜慷心说到底谁这么骚包,一封信弄这么大阵仗,便宜老爹赵王的信皮也不过才书卷大小。

他随手拆开,取出,里面是两张纸条,写着几行蝇头小楷。

其中一张写:欲八月十一日午后花千树具宴,款契阔,敢幸不外,他迟面尽——右谨具呈,尚书令府大兴国札子。

另外一张内容也类似。不过言辞更矜持和居高临下些,落款是“染香阁忽兰执具”。

原来不是信函,而是请帖。

然而,一场饭局,同时有两人具名郑重其事下了请柬,排场真有点大。

完颜慷扭头问:“今天几号?”

一个护卫恭谨回答:“回小王爷,今天是八月八日。”

第一份请柬勉强看明白了。

是一个叫大兴国的年轻人牵头请客吃饭,酒宴设在一个叫花千树的酒楼,估计是前身的狐朋狗友无疑。

但第二份请柬看得就有点迷糊,具名者染香阁忽兰……

莫非是中都某家妓院的某位歌姬?

前身那货留下的风流债?

不会还有个私生子吧?

完颜慷瞬间头大。

这世上最难处理的就是男女问题,别的都好说。

完颜慷皱眉想了会,向赤喜招招手,“赤喜将军,你帮我看看。”

赤喜也没多想,接过扫一眼就肃然道:“是岐国公主完颜忽兰殿下,与尚书令府上嫡公子大兴国,二人联名邀具,请小王爷赴宴!”

尚书令?岐国公主?

当朝宰相的儿子和当朝公主设宴,难怪排场这么大。

完颜慷以手扶额,竟把尊贵的公主殿下当成了烟花女子,幸亏刚才足够沉住气没乱讲话。

否则,这糗就出大了。

不过他也没往下追问大兴国或者岐国公主的具体信息。

甚至连他很好奇的“染香阁”具名都没问。

刻意了解反而会露出马脚,还不如顺其自然。

却见送信仆役复又拜下,道:“请小王爷回函!”

那意思是,您到底去还是不去,总得给个准话。

我擦,吃个饭毛病这么多……

完颜慷无语,他哪会写这种特定格式的回函,见都没见过。

他下意识背过身去四处找小和尚觉空,没找到。

又瞥赤喜一眼,觉得他一个军官字也不见得多好,略一迟疑,才望向文武双全梁紫翁,拱手笑:“老宗师,烦劳帮我写封回函?也不用太复杂,就说我按时赴约便是。”

“老朽遵命!”梁紫翁倒没推辞。

完颜慷本不想参加这种没有营养的贵族小圈子聚会,不就是喝喝酒吹吹牛逼,吟几首风花雪月的诗,互相捧捧哏嘛,有几个意思。

再说他刚穿越过来,还多少有点社恐。

不是说他腼腆,而主要是因为没有前身记忆,与这些人不熟,万一话多话少……给自己、也给便宜老爹赵王惹上麻烦,又何必。

但突想起,这些贵族子弟或许能帮助自己筹款筹粮赈灾,这才改变了主意。

……

到了午时,官道上往进山口这边陆续涌来的灾民越来越多,粗略统计,至少得有四五百人。

赤喜的脸色很凝重。

这才是正式赈灾的第三天。

灾民已经达到一千六七百人,照这个速度,灾民破万可能都用不了半月!

接下来,山下又张贴出了另外一张告示,专门面向失去青壮劳力的老弱妇孺招募杂役、厨娘、帮工等等,人数上限暂定为五百人。

按照完颜慷的吩咐,两个报名点各处一边,间隔挺远,由军卒分别把守。

这也是防止又有人心里不平衡,滋事生非。

而在另一边,青壮灾民以工代赈的报名工作很顺利,累计成功招募到390余人。

这些人登记造册后,寺里简单给了些饭食,就在军卒的监督下,开始在进山口两侧的平原地带搭建营地。

同时挖排水沟和公厕。

虽然现在天旱不雨,但将来万一下起雨来,山水流下,若无排水设施,那还得了。

房舍其实就是一排排规则排列却很简易的遮阳棚,四根柱子深埋进地,上覆一层树枝和茅草芦苇便成。

1200ksw.net

临时营地,建设太永久的建筑既不现实,也没必要。

山上不缺木材,这批青壮给自己干活又分外卖力,相信没几天就能建成。

距离青壮营地约百余米处的山脚下,有个废弃村寨。

村中房舍虽多半倒塌,但略加修缮勉强可以住人,关键是军卒还从村中寻到两口水井,这是至关重要的水源。

完颜慷决定于此处安置老弱妇孺,不光是失壮的老弱,还包括那群青壮的家属。

同时也作为本次赈灾的后勤补给基地。

为防意外,赤喜的军卒至少有三成在寨子驻扎。

一来保护物资,二来保护老弱。

村口,搭建了几十口土灶,架着大铁锅,烧水做饭,一群人忙个不亦乐乎。

报名厨役的多是那个失壮特殊群体中的老人和妇人,她们只能靠自己劳动才能换取口粮苟活下去,若非完颜慷给了这个机会,她们最多这两三日间,就葬身于此。

还有些小孩和妇人,则被挑选出来,去安国寺的后山采集榆树、松树、桦树和柳树的树皮,当然若能采到野菜更好。

山下则什么都没了,灾民如蝗虫过境,连根青草都罕见。

相关推荐:回到1987年做科技大亨网游三国:开局毒杀刘皇叔洪荒:玄门大师兄我成了太阳神美漫地狱之主争锋天下快穿之还愿人生路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7号基地四合院:满院禽兽都死远点,滚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