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第一百零八章 沙滩,蓝天,比基尼(下)

沙滩旁的烧烤摊,大号蓝牙音响播放着轻快的音乐四把塑料椅子,一个胖老者和三个风青年,四条起来的二郎腿四人同时甩头,动作整齐划一地甩开墨镜戴、戴、戴、“卧槽!”

着眼仰头摔了下去,惹得周和李智勇齐齐摇头,刚来不久的福伯在旁一阵乐烧烤摊前,一排遮阳伞与沙滩椅整齐排开最左侧的凤仙子穿着火红色的抹胸比基尼,头上戴着大号的遮阳帽,高挺的鼻梁前架着一只墨镜;她低头看着手中的杂志,那双修长笔直的长腿略微交错凤端起果汁喝了口,头也不抬地递向一旁“来点冰一根纤指点了过来,凤手中的玻璃杯立刻挂上了冷凝水滴兴许是来到了海边的缘故,冰的打扮终于‘开放了一点,虽然薄纱裙内还是比较严实的抹胸裙,但起码,肩膀和小腿露出来?指南微风吹起冰薄薄的裙摆,让她白纤瘦的冰另一边,三四位凤手下的仙子,一个系带、抹胸比基尼应有尽有,稍微保守些的女仙比较好的仙子,则是大大方方地秀出了好身段更远处,十多名年轻修士分成了男女组,正有的明星选手这处海滩算是防备海中妖魔的战略缓冲地,,还是有很多凡人驱车来这片洁净的沙滩度假入目尽是美景!”

口中赞叹不已:“传说中的酒池肉林,不过如此啊!”

福伯挑了挑眉,笑地拍了拍花衬衫下柔软的肚皮,赞叹一声:“还是年轻好啊”

李智勇的一笑,继续读手中的书册周见状去搬了两个遮阳伞过来,伸了个懒腰,坐在那跟小鱼了会天,就仰头打了哈久温柔的海风肆无忌地吹着;如玻璃般的海浪来回冲刷着白色的沙滩;远处的那座小岛旁飘着几只军舰,也分开了大海的深蓝与渐变“安啊,”周小声感慨他在妖都紧了几个月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想想西线前线那群仙人修士,整天紧着神经,防备着妖魔突袭;再看大后方这群仙人修士,一个个擦防晒油的手法是如此熟练……这种跨区域组织,任职区域相当重要“福伯您不躲躲吗?”

“躲,”福伯悠然道,“你让那头狼过来试试,福伯这些年也不是白练的!”

“硬气!”竖了个大指福伯笑着,端着一杯冰可乐,了吸管,起了收音机中的歌谣他笑道:“小周啊,都到海边了,你不把你小女朋友约过来?

“约了,”周苦笑道,“她说现在龙太多,而且出锋锐感了,不想出来见“你啊还是多个心眼,”福伯道,“你这个小女朋友可是不简单,如果真要来说,那个一还必须听她的“,真的假的?

周挠挠头,好奇地问着:“福伯您的意思是,是故意接近我的?”

“这个倒不是,”福伯笑道,“咱能看出来啊,这小头最初就是死心塌地想找你报恩的,应该也不知道身份……龙也是灵物,灵物很多时候都比人要单纯,更容易产生执念“我身份啊?”周随口问了句“看,海!,有海!”

福伯打了个哈哈,一旁和李智勇看的直乐套话失败的周鼻尖,道:“我就是个普通小修”

“是,普通小修,”了句,“修行一年已经归境五阶的普通小修”

周一笑,眯眼看着远方天空,手指轻轻敲打着座椅舒服啊妖都一战,尤其是后面被青元大王碰了六个小时,周已是完全确定了自己现如今这股能爆发护体的灵力,是来自于封禁’,而不是前世神魂随便用!就是干!

现在的战斗力虽然不持久,但在短时间内相当于没什么宝物在手的元仙峰或者八九品的真仙,封禁之力对雷法的加持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当然,这股灵力能调用的也就这么多他的实力如果提升到元仙,灵力能加持的幅度自然就会降低元仙,那估计要很久了,现在的境界突破已经慢下来了“大天尊周低声呢一旁福伯身子地紧,紧张地问了句:“哪儿呢?大天尊不是死了?”

“啊,我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周笑道,“福伯你怕大天尊干?”

“能不怕吗?”

福伯的一笑:“虚假的三界第一狠人,人前显圣、呼呼,口中喊着老子要与天同齐,一根铁棒扫平十万天兵,最后还不是被一个天庭编外客一巴掌住了“真实的三界第一狠人,喝着小酒、看着小曲,没事就去广寒宫熘达熘达,时不时下凡体验一下凡俗风情,不知不觉就把三界给定了、佛门给收了,未来千年都安排好了“换你,你不怕?”

周不由一手扶额:“福伯您真是…十万水军总教头啊?”

“你现在才知道吗?”福伯有点异周眯眼假笑,股挪了挪,身体带着塑料凳子朝福伯凑近了些,小声问:“打听个事“讲!”福伯大手一挥,“关于女儿家那点心事,有不懂的就问”

“说正经的,”周传声,“福伯您知道吗?老君派洞灵真人过来了一趟,说让我去妖都悟自身之道”

福伯反问:“你悟到了吗?”

“有点门道,”周道,“可能就是蓝星孕育出的意识形态之争吧,也可能只是更简单的,让我走王道路线的”

“这要看你自己体悟,”福伯了声,“老君也好,佛祖也好,他们说话呢,总喜欢说一半“为?”

“因为说一半不会说错啊”

福伯双手一摊:“把话说一半,后半句先不告诉你,等你自己去摸索“你如果摸索着摸索着成功了呢,他们就笑地飘过来,夸奖你几句,顺便表示他们最初就是这么指点你的,顺便分走一点胜利的果实”

“那如果摸索没成功呢?”

“笨,那自然你是悟性不够,没能领会大领导的意思,”福伯抬手敲了周脑壳一下,“你以后想在这个圈子混,就要学会摩这些”

周沉一二:“有点道理”

“这里面学问大了,”福伯满脸高深莫测“那福伯,”周传声问,“三清祖师和大天尊安排我重演西游,有需要注意的吗?

福伯了眼周:“谁告诉你的?”

“洞灵真人当时推测说的“啊,四大真人啊,他们没拘束,说话也是随便说不怕承担什么后果”

福伯叹了口气:“要说注意什么,那就是要注意一下谣言的力量”

“谣言?”

“比如最出名的那个,吃了唐肉可以长生不老的那个,”福伯笑道,“多少妖魔就为了这一口唐肉,把自己一族都带进去周纳闷道:“没这个说法?”

“绝对没有!”

“您为这么定?”

福伯肩:“柏柏睡觉的时候,有次不小心过师父的脚子,一点药力都没净是些汗味周扭头一阵干少顷,福伯满脸严肃地提醒道:“这可是大事!你想想,万一有人心怀不轨,传出同样的传闻,说什么你有三清仙光浸润,九世善人、十世纯阳,吃一口你的肉白日飞升,会有多少老妖跳出来,为自己子孙后代谋福利?

“也对哈,”周顿时一脸忧虑“这还不是最惨的”

福伯小声:“你想想,要是有人不怀好意,传出去你是天生的纯阳炉,与你双修能突破金仙,好家伙……你还想走出蓝星?

slkslk.com

“多少女妖精、女仙人要过来找你麻烦?

“风花雪月这种事也就你这种少不经事的家伙才想,大人都知道,多了伤身,好女费男啊”

周面部肌肉在疯狂抽他就不该问福伯!

八戒嘴里就没个正经话!

“不能吧,”周挠挠头,“福伯我觉得你太夸张了”

“有时候高明的算计就是简单的套路”

福伯高深莫测的一笑,双手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肚子,看着蓝蓝的天空:“总之你提防些就好了,身在大势之中是好事,但当大势退却,自身还能足够坚挺,这才是本事“作为上一代大劫的号顺位应劫人,柏柏只能提醒你这些,其它的说多了反而不好,毕竟现在与当年情况不同了,当年是天庭势大、妖族式微,以强打弱,手段可以有很多“现在是妖魔势大,天庭延残喘,你如果过早冒头,很容易被打成筛子”

“那我办?”

“老君还说什么了?”

“我出蓝星之日,就是大劫启动之时”

“不到半步造化不上路,”福伯挑了挑眉,“依照你的资质,半步造化就是时间问题,怕”

周点点头,继续凝望着海天一线那该多远一旁的彷佛发现了新大陆,颠颠地跑了过去很快,抱回了两把尤克里里、一只皮鼓,对周和李智勇挑了挑眉福伯推了周一把:“别深沉了,趁着年轻不去浪,你老了也就只能在旁边看使自己心情愉悦了,出来了就去玩!

“好?”

周笑地凑了上去,好奇地研究了下,最后选择了简单的沙滩鼓李智勇拿着尤克里里随意拨了两下,倒还有模有样,明显是练过几年至于,这家伙竟然不只是会打,对各类乐器也是触类旁通“走,一圈去?

弹了个花活,随意唱了几句:“我要你陪着我,看着那海龟水中游,慢慢的走在沙滩上,数着浪花一朵朵”

“老气,”李智勇摇头表示不行周眨眨眼,在两人耳旁了两声,李智勇明显有点犹,笑着点于是,三人稍微排演了下,就站成一排、抱着尤克里里与小鼓,迈开了坚定的步节奏一起,周就用出自己的深沉气泡音:“八戒,八戒,心肠不坏~”

福伯脸一黑,随手抄起塑料凳子了过去三个年轻人赶忙闪躲向前狂奔,与周一阵哈哈大笑,惹的不少苗条女修侧目观看与此同时,风领地的某处废弃小镇风景不错的半山腰,一崭新的别似乎刚落成不久,前院角落堆了一些施工用的材料十多名大妖跪在门前,一只只白狐在别后的林子中悠闲修炼别客厅依旧空空荡荡,地面铺着三米乘一米的大地板砖,墙壁上也贴了一层类玻璃质地的涂层,整体装修倒是为华丽,就是没有摆多少家具一张电脑桌、两台新电脑,就是这大客厅里最值钱的物件风舒服地坐在电脑椅上,左手挂机金游戏,右手电子竞技对抗游戏,只觉得自己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升华搬家了算是对青元大王的庆祝一旁响起了整齐却轻微的脚步声,几名风姿不凡的女仆装狐女,端着果盘与点心向前,跪坐一旁捧上点心风扫了眼,捏了一颗樱桃扔到嘴里,摆手让她们自行下去没办法,妖王的威严必须维持,不然压不住下面那些野心的混蛋屋外有一阵黑风吹过,其内跳出了一只三尾白狐,摇身一变,化作了那位千娇百的狐族相,穿着一身职业套装,入门时脱下了高跟鞋,赤足向前跪伏行礼“大王”

“,辛苦了,消息打探的如何了?”

“启大王,青元大王是上午招的供,据说是被那名叫周的转世仙人,严刑打了三个时辰,直接打的青元大王破了心防“才三个时辰就挨不住了?”风摇摇头,“这家伙果然是个金玉其外的废物“青元大王的元神已被碎了,”狐女相小声道,“这一点,与青元大王相关的几名狮族高手都感应到了,显然复天盟是怕夜长梦多,先碎了青元大王的元神,稍后可能会再走一次流程,斩它肉身以提升士气风笑道:“不会,复天盟既然说出了两年不主动开战,那就说明,他们最近的思路是避战,这件事应该不会公开“咱们不去分一下青元大王的地盘吗?”

“这就有些短视了,”风缓声道,“青元大王背后是谁?”

“狮族”

“他与我们不大一样”

风心情显然很不错,耐心地给自己手下谋臣解释着:“蓝星各家大王,都相当干是自己在外开辟地盘,与本族关联不算太大,但狮族不一样,狮族在九头狮子的带领下,已是联合了起来“他们按资排辈,自称爷爷、干爹、儿孙,这就形成了一个紧密相连的家族“那天如果复天盟抓的不是青元大王,而是其他三位金仙境同道,本王哪怕不惜暴露底牌,也要出手抢回来……但青元大王,死了就死了,狮族很快就会派一个实力更强的大妖过来,而且肯定还会打出旗号,帮青元大王报仇“现在去抢他们的地盘和高手,只是跟对方结怨罢了风摆摆手:“去吧,继续盯着局势,有狮族在前面顶着,我们还能悠闲几年“是,大王英明……”

“死了都要爱,不淋尽致不痛快!”

风手机突然传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铃声,他随手接通了免提,听筒中立刻传出了一道风情万种的娇嗓音“怎么还不上线,我都连跪两盘了!”

“连跪还要带我,”风摇摇头,实在搞不懂这个孔雀族女王是怎么想的可能大家平时都挺无吧“来了”

风随手挂断通话,抓过耳机、启动了对战……

晚上的沙滩也格外热闹,一群人围着火手拉手唱歌跳舞,还有供应不断的冰镇西瓜随意取用周扭头寻找了一遍,没发现冰的身影,于是起身去他们包下的海边旅店找二楼房间内,冰面露沉思,看着床上铺着的几件泳衣,似乎有些跃跃欲试这几件泳衣都是比较保守的类型,多为素纯色,没有什么花花绿绿她拿起一件,转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犹几番后,还是将它放了下来接受不了,尺度未免太大了些“老师!”

窗外传来一声呼喊冰在屋内留下几道残影,那几件泳衣间消失无踪,她也出现在了窗边,扶着窗框低头看去,表情一如既往的清冷“怎了?”

周笑道:“看烟花了!”

他话音刚落,海滩上升起了一道的流光,这流光在夜空的底色下渐渐隐没,又在几秒后出现在更高的天空,炸出了漫天花火冰那双子倒映着这一幕,似有些出神但她随之微微皱眉天边,一道半金半黑的流星远远划过传声钻入周耳朵:“小周,福伯有点事先回去了哈,你在海边好好玩”

周眨眨眼,远方天空划过的就是木狼?

没过几秒,一束金光自天空放,第二道流星划过东面的天空,却是朝此地直直冰微微思索,忽得展颜一笑,身形转出房间,竟主动朝着天空飞去周挠挠头这道金光应该是复天盟派来盯梢木狼高手,难道是池一脉的仙子?

谁啊?

木狼战力可不弱,黑化以后据说比黄袍怪时期更勐了,能跟他平分秋色的女仙,怕是不多“沉兄!”

“嗯!”

沉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彷佛对什么都很是澹漠。

对此。

沉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澹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沉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沉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沉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沉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沉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作者言归正传其他书: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余光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地球第一剑
相关推荐:诸天抽奖:开局抽到六脉神剑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四合院之我傻柱不做好人让你代管新兵连,竟练成特种部队了?神秘的猫余光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穿成恶毒后娘,我娇养三个小反派食气者,神明而寿地球修炼时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