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丹仙 >一品丹仙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下山

辰子、苌弘、剑宗,这是四大奉行当堂推出的查案人选,这三人都非常合适,公认查案时不会有所偏向,哪怕子鱼举荐的剑宗,也同样如此,就算在座的姜婴也无话可说。

至于选谁,大家都表示同意。

大奉行议事的决定,如果涉及其余奉行,也是要征询奉行们意见的,并不能强迫他们出外办事,当然,奉行们通常也会接受调遣,如无特殊原因,一般不会拒绝。

于是议事结束,剩下的事务由当值的肩吾操办。

肩吾让人先去征询辰子的意见,结果辰子回复,他这边正好有事,暂时无法离开第四峰。

“有事?什么事?”肩吾问门下皇甫由。

皇甫由道:“这却不知,当时大丹师正巧在第四峰,辰奉行正和大丹师谈事,让我转告大奉行,半年内他无法下山,其余便没再多言。”

肩吾思索片刻,不得要领,也不在意,辰子既然有事,那就换人好了。

于是让皇甫由又去苌弘处,皇甫由从苌弘处回来,禀告道:“大奉行,苌奉行拒辞了,门下去时,听琴轩中百鸟鸣叫、琴声悠扬,苌奉行正在驯鸟。”

肩吾笑着摇头:“这个苌弘......玩鸟那么紧要么?办了事再回来玩就不行?”

皇甫由道:“苌奉行也说了,驯的都是刚孵化的幼鸟,正当其时,就怕回来之后过了时辰,再要驯化就事倍功半了。”

肩吾道:“罢罢罢,早听说大丹师为苌弘炼制了一批妖禽之丹,想必他驯的就是这些妖禽,或许辰子也是如此,只是不知他托桑田无炼的是什么妖兽......既如此,那就请剑宗出山吧,他在第七峰上也有三年了,也该出来走动走动了。”

于是,皇甫由赶往第七峰拜见剑宗于奚。

第七峰是学宫专设的修行闭关之地,不仅灵力绝佳,且布设了万剑阵、寒暑终阳阵、灵光五行阵、龙虎玄淇阵、天阳地阴阵、九转迷踪阵等四十九座大大小小的法阵,于此闭关有莫大好处。只是时不时还要更换被击破后的法阵,耗费十分巨大,故此暂时只给需要破境、或者受了重伤之人使用。

剑宗便是如此,于芒砀山飞剑斩虚空后,一直昏迷不醒,接受壶子的诊治后被送入第七峰闭关疗伤,肩吾还去专程探望过两回,去年时,剑宗伤势便已经大好了,只是依旧没有下山。

在第七峰上,皇甫由却没有见着剑宗于奚,见的是于奚门下左右剑。

左剑告诉皇甫由:“剑宗又闭关了,请回复肩吾大奉行,此行无法下山。”

皇甫由惊讶:“闭关?剑宗之伤又复发了?”

左剑道:“那倒不是,是剑宗正在悟道。”

如果说之前辰子、苌弘的拒绝,皇甫由都没有什么感觉,那这次再被剑宗相拒,他多少有点急了,三位奉行都不能成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大奉行不被人待见,说的话没人愿意听,分派出去的任务没人愿意领。

因此,皇甫由努力争取:“此番事关重大,涉及楚国五处学舍、五位行走,非剑宗不能压制折服彼辈,肩吾大奉行对剑宗极为期许,若是剑宗有什么难处,尽可道来,肩吾大奉行也有过来探望的意思。”

左剑道:“的确是闭关的紧要时刻,任何人不能打扰,请回复大奉行,待闭关之后,剑宗便往坐忘堂拜会。”

皇甫由察言观色,发现左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眉宇间似乎还隐隐有焦躁之色,因此不敢再问,回去禀告肩吾。

“剑宗又受伤了?”

“左剑说不是,是为悟道而闭关,但门下观其神色,似有担忧之意,大奉行是否亲往第七峰相请?”

“算了,人家不愿,就不要去作恶客了!”

既然这三位都无法下山,那就只能另择他人了。只不过如此一来,再刨除不在临淄的几位奉行,可以选择的余地就少了许多。

皇甫由受命前往后山第一峰,这里也是后山之中最为忙碌之处,负责掌刑罚役的燕伯侨就坐镇于此。

在山门处,皇甫由等候片刻,听着山门内传来一通训斥之声,情知这是燕伯侨又在处罚某个倒霉的学宫修士了,只觉心中一阵颤栗。

学宫很少以肉体刑罚惩处犯了过错的学宫修士,但一通训斥之后,给你来个罚役半年、一年,那也是相当难受的事,皇甫由扪心自问,与其被罚役半年,还不如痛痛快快撑上一通板子来得舒坦,忍过痛楚,便可自由高飞,何乐而不为?

果然,就听燕伯侨以一句“加罚役半年”结了尾,有人垂头丧气退了出来,耷拉着脑袋从皇甫由身边离开,满脸沮丧,身形萧索。

皇甫由一眼认出,正是丹师殿那个倒霉的丹师王囊,此时此刻,上去打招呼是绝对不合适的,故此皇甫由向后缩了缩,尽量往边上多避开了三寸,直到王囊离去,这才进门拜见。

将来意说明,皇甫由在堂下静候,就见燕伯侨坐在案后翻阅着一卷卷的案宗,也不知听没听进自己的话。

又等了片刻,正要出声相询,就听燕伯侨将手中的一卷案宗甩在桌上,叹了口气:“让我下山查案?”

皇甫由低头应“是”。

燕伯侨指了指满桌的散乱,道:“最近也不知怎么了,总是有人犯错,你刚才说楚国五大学舍争斗,五位行走卷入其中?这帮人到底怎么想的?这不是添乱吗?我这里如此忙碌,怎么走得开?”

皇甫由心说完了,这位同样请不动,不过自己也亲眼见了的,燕伯侨的确太忙,走不开也是正常。

正要答话,却听燕伯侨叹了口气:“也好,出去走走也不是什么坏事,你去禀告大奉行,我明日就下山。”

燕伯侨答应出山,让肩吾松了口气,当下将此事通传连叔、子鱼、季咸三人,燕伯侨本就执掌刑罚,由他出山查案,名正言顺,因此无人反对。

燕伯侨第二日大早就下了山,他这次并没有带门人,将几个掌刑修士都留在了山上,而是带了两个被执罚役的学宫修士。

xiaoshuting.cc

一个是女符师赵裳,还有一个是倒霉蛋王囊。

------题外话------

拜谢谢愚生的大额打赏,叩首!感谢随风withwind、新西塘、20190310的打赏,多谢道友们的月票和推荐票。

相关推荐:倚天剑传奇倚天之龙战八荒天龙八部之数据重生我在聊天群扮演异火炎帝梦想射雕神话话神消防兄弟平凡的消防消防英雄我真不想当皇帝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