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门马 >门马

第1006章 在校过年

娱乐圈很快收到消息。

听到丁闯的话,恨不得亲自抓住他衣领问问,什么踏马的叫才华!

原本因为没封杀住他,让娱乐圈众人心中就憋着一口气,这家伙竟然又大放厥词,简直是在伤口上插刀子!

某位导演:“他是要用才华战胜资本?我呸,他分明是没有渠道宣传,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说的再好听,也改变不了这部电影即将失败的事实!他还用才华?他有个屁才华,不过是自欺欺人,自我心里安慰而已,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某位当红影星:“呵呵,丁闯这个人还真是狂妄,以为捧出两位歌星,就能在电影领域斩获成功?他太天真了,歌曲不过是几分钟的演绎,而电影是故事的完整表达,在此之前,我问过徐正,这部电影是喜剧片,笑点很多不假,但所采用的题材太过超前,市场上从未有过,接受度未知,丁闯有什么资格说才华?”

“我就祝他,票房仆街!”

某位公司老板默默安慰着自己:“莫生气、莫生气,这种人天生脸皮厚,它存在的意义就是给别人找麻烦,如果真与他计较容易被气死,天狂有雨,人作有祸,张狂了这么长时间,也到他倒霉的时候,这次,票房一定很惨!”

娱乐圈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在骂。

鲜有几人保持中立,都是剧组的成员,譬如徐正、蔡名等等,其实说他们中立并不准确,应该是态度非常矛盾,一方面是希望电影火爆,电影火爆身价也会水涨船高,另一方面不希望火爆,不想与丁闯产生太多交集,他太吓人,以免引火烧身。

支持丁闯的人更少,仅有张坤、叶倩、刘导,但他们也不敢明面支持,只能在心里祈祷丁闯好运,同时暗暗感慨,丁闯为什么不能安静一点,如果不说那句话,大家不过是看看笑话而已,说出那句话,生怕大家不看他笑话。

连宣传都没有,何谈票房?

而身为丁闯的头号敌人,封杀丁闯的领头羊雷宇,已经开始实际行动。

“立刻联系所有圈内同仁,所有在大年初一上映的电影,要加大宣传力力度,不给丁闯一点宣传空间,还要与院线联系,把电影宣传的海报摆在最显眼位置,无论如何,这一次不能再失败!”

电影与歌曲不同,歌曲最多能带火一个人,所衍生的产品不过是磁带、光盘等。

yyxs.la

而电影火爆,会让一群人崭露头角,除了最直观的光盘之外,电影的版权也要比歌曲高的多,几倍不止,还有人物形象海报、周边国家的版权、甚至会带动电影内人物的造型、服装等等……

所以,必须封杀住!

随着雷宇的通告,娱乐圈内所有有电影大年初一上映的公司,再次加大宣传力度,他们心中也咽不下这口气,不能看着丁闯再狂下去!

公司增加宣传,主演也开始增加宣传,并且利用朋友圈子开始宣传。

一时之间,娱乐圈内全部被调动,俨然一副大决战的气氛。

……

丁闯,也在忙碌工作,按照他之前的活法,解决完一些问题之后,一定会难得糊涂,陪陪婊婊、陪陪琳琳、再找女王研究下姿势的正确应用,但自从被南山会堵截,他知道……要努力!

他在忙着把各个公司合并,组建集团。

虽然在某

种程度上组建集团未必会有实际提升,但人靠衣服马靠鞍,都需要包装。

目前人们提起丁闯,都会说他有什么什么公司,遇到同领域的人,也只能说我是什么公司的老板,比如与见到朱鹏飞,会说我是门马演艺的老板,但如果说我是门马集团的董事长,效果完全不同。

别人说起他,说是门马集团的老板,给人的感官也完全不同。

准备材料、提交注册文件、资质审核、备案申请等等。

一眨眼,农历腊月二十九,审批还没下来,部门却放假了……

也就只能等年后。

“老家来亲戚,我爸让我回家过年,已经上车了,老公,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周琳琳把电话打过来,话语中带着依依不舍。

“也祝你新年快乐,替我给伯父带好,早点回来!”丁闯心中默默舒一口气。

今年没有大年三十,今晚就是传统的除夕夜,如果琳琳还在海连,舍不得让她一个人独守空房,可还有吴女王和许婊婊,没办法抉择。

她离开,也算解决一桩心事。

“恩,记得想我,爱你。”周琳琳对着电话亲了一口,随后挂断电话。

丁闯挠挠头,依然很头疼,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到底在哪过呢?分前半夜和后半夜一定不行,因为除夕的传统是守岁,从某种意义上说,十二点的一刻在谁身边,只是几秒钟的事情,分身乏术。

叮铃铃。

他电话又响起。

“想我了?”丁闯贱兮兮问道。

现在还时常想起女王生病的时候,那才是人间享受。

“我在机场,正在登机,去三沙过年。”吴女王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丁闯一头黑线,可很快想明白,女王这样做一定是出于对自己的考虑,她不想让自己太为难。

哀伤问道:“我还要跟你一起跨年呢,什么时候回来?看不见你会想的。”

“滴滴滴。”电话已经被挂断。

丁闯:“……”

心中腹诽一句你在三沙一定水土不服回来,求着我充当护士打几针。

不过这样也好,周琳琳和女王都不在,就剩下婊婊,找她就可以了,起身收拾东西,刚收拾完要离开。

婊婊的电话也拨过来,幽怨道:“奶奶让我们回六合过年,我和我妈回去了,已经上高速,姓丁的,你不能勾三搭四知不知道,如果被本姑奶奶发现,让你当全国最后一个太监。”

靠……你们约定好的吧?

如此重要的日子让我一个人孤独寂寞冷?有没有良心!

“再废话给你缝上!”丁闯痛斥一句,把电话挂断。

看着窗外有些茫然,一时间竟不知道去哪,无家可归了!

叮铃铃。

电话再次响起。

他看到电话上的备注眼前一亮。

迫不及待接起电话道:“你来海连了?”

“没有啊。”林记者甜甜一笑:“就是想你了,你不回来过年,一个人在海连要照顾好自己。”

丁闯:“……”

完了,这下彻底成孤家寡人。

挤出笑容道:“放心,我没问题,明天电影上映,所以这段时间比较忙,等有时间回六合看你。”

“我等你。”林记者充满期待。

与她又聊几句,放下电话。

丁闯再次茫然,这段时间在周琳琳家里住两天、在婊婊家里住两天,偶尔半夜推开吴女王房门,也就是说,在海连这座城市连个固定落脚地都没有。

去哪呢?

其他日子找个宾馆也就算了,但这种节日在宾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如果是上一世,一个人过年也可以,早就习惯了,毕竟从从小湾村转头离开的一刻就在独自生活,出租屋里偶尔会有雌性气息,基本第二天就会离开。

如今不同,前呼后拥习惯,一个人太冷清。

想了半天。

眼前忽然一亮,在海连还有个地方可以去!

迅速出门。

半小时后,来到一扇宏伟大门前,门前一块巨石写着字:工业大学!

他虽然不来,但还是学校学生,大四,实习阶段。

校园里冷冷清清,很萧条,从大门外看去办公楼里有几盏灯光,应该是值班教师,他轻车熟路绕过办公楼,走到宿舍楼,漆黑一片,像废弃很久。

“不应该啊……”

丁闯嘀咕一句,这时代不等同于多年后,高铁四通八达,目前主要交通工具是绿皮火车,而且还是没提速之前,坐几天几夜火车很正常,至于飞机,票价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的起的。

再加上很多家庭困难的学生要做假期工、大四学生在海连实习,多数今天才放假,想回也回不去。

理论上而言,学校应该有同学才对。

人呢?

正想着。

“凑……”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叫骂。

丁闯被吓了一跳,迅速转过身,就看一名男同学站在身后。

男同学心有余悸,骂骂咧咧道:“你特么大晚上站在这不动,是不是……丁学长?”

他说着说着,认出丁闯,脸上的不快陡然变成惊喜,激动道:“你是丁学长?我终于见到活的,丁学长,我崇拜你很久了,你怎么在这呢?”

丁闯一头黑线,对学弟还是有一定宽容,没计较,开口道:“你好,学校的人呢?都回家了?”

“没有!”

男同学手足无措,语无伦次道:“学校还有一百多学生,都在食堂住,不对,是学校方便管理,都给搬到A区宿舍,现在都在食堂包饺子,我想回来拿东西,你要一起包饺子嘛?”

……

食堂,所有留校学生聚集在一起,这种节日,聚在一起才热闹,有人在擀皮、有人在包,还有人向后厨运,还有人坐在座位上。

所有同学的心都不在本身工作。

而是看向站在最前方一人。

最前方,一名又矮又痩的男同学正在眉飞色舞,唾液横飞:“接下来,我给你们讲讲你们最关心的话题……丁闯!”

相关推荐:重生之装甲时代元气装甲奋斗在苏俄我有一座聚财阵帝国之主武道从氪金开始猎魔我是专业的我,诸天人皇,契约万界我在六朝传道从锤石开始的志怪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