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第七百二十二章 皇后竟然来看我!

对王谧的深谋远虑,明慧极有信心。虽然她在北府里呆的时间不长,只有短短几天而已,但是,就是那么几天,她也还是对王谧的本事见识了一个齐全。

别看那些日子,京口还算安定,也没有打仗,可是,王稚远作为王恭的朋友,突然出现在京口还是引起了北府各位将领的反感。

就连明慧的父亲,如今躺在床上一动也动弹不得的谢玄也是一样,对他很排斥。

就是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王稚远还是依靠着一己之力在北府站稳了脚跟。

不只是让刘牢之等一众大将军都说不出话来,而且,还搜罗了不少得力干将。

这些都是在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内完成的,虽然有运气使然的因素,但是不得不说,到什么山头就唱什么山歌,这是王稚远十分擅长的事情。

“那依你看来,稚远和牢之的关系如何?”

“有缓和的余地吗?”

这一点才是谢安最为关心的问题,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谢玄的暂时缺位,得利最大的,正是鹰扬将军刘牢之。

而王谧前往北府,将要面对的最大困难也正是刘牢之。

像是刘牢之这样白身起家的将军,对于权力的渴望是非常恐怖的,一旦有机会,他们便会拼尽全力。

并不是说他们这样想有什么过错,只是,在当前的情况下,或许这样的野心会让本来就处于崩溃边缘的大晋朝廷更加雪上加霜。

“我想是有的。”

“其实,自从王谧进入北府,刘牢之就一直看他不顺眼,几次给他使绊子,想要刁难他,全都被他躲过去了。”

“而且,不知阿翁有没有察觉,其实,稚远这个人,他还颇有能屈能伸的特性,明明是世家子弟出身,却从来也不端架子,在北府,他是经常和士兵们同吃同住的,生活上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关键是,他还能和刘牢之保持非常良好的关系,如果有需要,吹捧牢之几句也不在话下,从来也不会对牢之颐指气使。”

“虽然我在北府呆的时间不长,但是几次谈话之中,我就感觉,稚远他很擅长压制别人的怒气,让这些原本对他很有意见的人,无法对他发火。”

“所以,我感觉,虽然我们没有亲眼见识稚远他是如何应付刘牢之的,但是我感觉,他一定有办法应对。”

孙女信心十足的发言,让谢安久久不能放下的心,终于有几分安定下来的迹象。

“既然你这样相信他,那阿翁也一定相信他。”

明慧难得的笑了笑,阿翁真是湖涂了,要是不相信他,又派他去京口做什么?

难道,是去做刘牢之的下酒菜吗?

“来了!”

“主公,来消息了!”

谢安起身正欲离开,却见谢襄举着一个竹筒,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

看到那熟悉的外形,谢安顿时就明了了!

北府!

是北府来的消息!

朝思暮想的书信终于送到,谢安急的,连木屐都碰到了门槛上,差点跌倒。

谢襄反应机敏,一个箭步上前,就把谢安捞起来了。

“主公,小心些!”

“好好,没什么大事,快把竹筒给我!”

顾不得许多礼数,谢安夺过竹筒,边走边看,一边看,嘴里还发出一些哼哼唧唧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气愤的不明含义的声响。

谢襄在这边也是紧张的很,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小书童,书读的不多,见识也绝对比不上朝廷里的各位大臣,不过是个地位稍高些的小厮而已。

但是,这些年跟随在谢安的身边,耳濡目染的他也学的了许多本领,尤其是对朝廷上的那些争斗,亦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如今北府的形势,可以说是急如星火,绝对不容有失,而王谧正是被谢安寄予了厚望的人物。

也可以说是唯一可靠的人,谢明慧他们或许会认为谢安是专门挑选了王谧,以为他有什么超乎寻常的优点才会把他派到北府的。

而实际上,谢安实在是手里没有更好的人选,完全属于赶鸭子上架,也不管人家鸭子到底行不行。

“好啊!”

“太好了!”

“王稚远这小子,果然有本事!”

“这一下,老夫就放心了!”

一封书信,让原本忐忑不安一张苦瓜脸的谢安瞬间就眉开眼笑,整个谢府里都回荡着他豪爽的笑声。

虽然,人们不知道那封简短的书信中写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内容,但是,母庸置疑,一定是好消息。

…………

建春殿后身,一串耳房便是建康宫天牢的所在。

送走了王国宝,迎来了张贵人,不得不说,最近这一个月,牛虎将军的业务是相当的繁忙。

贵人们送走一个,又来一个,这让冷清了许久的天牢,重新又热闹了起来。

热闹这两个字不只是字面上的,还是现实的情况,那王国宝做了监狱之后就相当的能吵闹。

吵来吵去,终于把自己吵到钢刀下面去了。

这一回,倒是把身强力壮的王国宝送走了,又来了柔弱无骨的张贵人,这张贵人闹腾的动静虽然没有王国宝大,但是,贵在能坚持。

小张本就一身冤枉,自从被投入了大牢,就不是哭就是闹,还不是那种大吵大闹,而是期期艾艾,悲悲惨惨的,间连不断的闹法。

一会抽泣,一会叫骂,一会又是哭诉。

她要是能老实一点,说不定在监牢里的待遇还能更好一点,无奈,小张从来都不是一个善于审时度势的人。

经过她的哭嚎,司马曜的死因,罪魁祸首究竟是谁,那些朝廷上的内幕,几乎全都灌到了侍卫们的耳朵里。

不管这些说法是真是假,这些原本都不是他们该知道的,而知道了,就等于是多了一份危险。

“快堵上!”

“快点把她的嘴巴堵上,不要让她再说了!”

要不是王恭留了话,一定要留着小张的性命,这些麻烦缠身的侍卫们,包括牛虎自己,早就找个理由,随便把她解决了!

这些朝廷秘闻,若是让别人知道,他们早就已经知道了,不被灭口才怪呢!

恶妇!

休得害人!

两个壮汉拎着一块破布,蹭蹭几下就把小张的嘴巴堵上了。

这些日子,没有梳洗的小张,那艳丽的姿容也衰减了不少,身上也脏兮兮的,那些侍卫对待她,可以说是一丝怜香惜玉的感情都没有。

就算之前还有人觊觎她的美貌吧,现在也早就被她吓跑了,这位大姐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强了。

自从被关进大牢,整日里不是攀扯这个,就是辱骂那个,但凡是朝廷上有点地位的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几乎都被他骂了一个遍。

小张那张美丽的嘴巴里,硬生生的被塞满了布片,又脏又臭,她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头,登时就眼泪直冒。

虽说是该有眼泪的,可是,却是只听到哭嚎,却不见眼泪,因为她的眼泪早就已经流光了。

脏布条堵在嘴里,严严实实的,一点缝隙都没有,小张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连最为擅长的哭嚎都哭不出来了。

根本就发不出声音,只有一些断断续续的哼哼。

侍卫们终于安静了,这几天,他们也当真是被小张烦的够呛。

纷纷走出监牢去透透空气,晒晒太阳,而这时,本来一直在监牢外面享清闲的牛虎将军便接替了侍卫们的差事,大步走进了监牢,来到了张贵人所在的栅栏旁。

所幸这里也就只有她这一个重要的囚犯,又是个柔弱女子,牛虎自信就算只有他一个人,一对一也能把她给对付了。

于是,干脆席地而坐,就这样,用两只眼睛死死盯住小张。

而小张,就算是落到了这般田地,也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拼尽全力,爬到了牛虎的面前,用眼神示意他,帮她取掉布条子,解开绳索。

“我说,张贵人,你就听我一句劝吧,再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的,没有人会救你了。”

“你还是老实一点,只要你表现好,我就让人去给你准备点好饭好菜,多少提升一点你的待遇。”

“让你在这监牢里的最后一段日子,也能过得稍微舒坦一点。”

虽然牛虎日常讨厌张贵人,但是这几句话说的,倒也是发自内心的。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张贵人就是一个妥妥的惹祸精,比如牛将军,好不容易最近把司马曜的大腿抱紧。

经由王国宝的事件,司马曜对牛虎的信任倚重那是节节攀升,这样好的局面,牛虎才刚刚尝到甜头没有多久,居然就被张贵人这个愚蠢妇人给彻底搅和了!

岂有此理!

这也就是为什么自从张贵人进入天牢,兄弟们对她都很差的原因。兄弟们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人脉,全都被这个女人毁了。

难道,还要让他们继续抱紧新人的大腿吗?

如今,大晋局势风云变幻,想要抱上新人的大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况且,相比司马曜,极有可能上位的司马道子,那个性情之阴晴不定就不说了。

简直是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更担心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他给得罪了。

爱好中文网

宫里的人,谁不担心自己的未来?

不过,现在的张贵人倒是引起了牛虎的一丝同情。

她的死期已定,犯下了那样严重的罪行,不论她再如何狡辩都不可能再有生还的可能。

但是,这些天来张贵人的挣扎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的。

她口口声声的攀扯裴姣儿,虽然牛虎并不相信她说的话,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

根本就不可能嘛!

但是呢,很多事情都是无风不起浪,牛虎也怀疑,张贵人如此言之凿凿,或许,这其中还真的有什么蹊跷。

但是,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他现在要做的,只是让小张能够安分一点而已。

张贵人手被绑着,嘴巴被塞着,虽然心里早就被怨恨填满,但是却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连一个完整的字句都说不出。

牛虎叹了口气,看她这副顽固的样子,估计也不会妥协。

这又是何必呢?

都是要死的人了,稍稍消停一点,让自己过的舒服一点,不好吗?

“牛将军。”

一声轻唤把牛虎的魂魄给叫了回来,他连忙站起,这才发现,冷冷清清的天牢,竟然迎来了一位极为重要的客人!

说最重要,真的不是夸张。

在如今的大晋朝,眼前的这个人,正是权势最大的,极有可能也将是地位最高的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皇后,也即将成为太后的,王贞英!

别人的前途还都是不可测的,能不能获得那份梦寐以求的权力都还不可知。

只有王贞英,只要她不主动作死,她眼前的道路就是明确的,平坦的!

不需要朝堂争斗,也不需要抢夺人选,只有她王贞英可以顺利完成身份的转换,从皇后晋升为太后。

“皇后娘娘怎么来了?”

“这个地方忒的晦气,委屈娘娘了。”牛虎恭敬的迎上去,却也没有给王贞英做其他的特别安排。

傻子都看得出来,皇后娘娘今天既然来了就绝对不会走,不止如此,她想见的人,也一定是张贵人。

“牛将军,娘娘有要事要和桉犯说。”皇后娘娘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这天牢危险,她也不愿意独自面对这份危险。

而荷香这样的大宫女,自然是陪伴她的最好人选。

牛虎很识趣,立刻就退出了天牢,并且在监牢外增强的守卫。

这两个女人谈什么,他可不想知道。

为了能让张贵人可以好好回答皇后的话,牛虎也贴心的将堵住她的小嘴的破布条取开。

“你来干什么?”

“来看我的笑话?”

张贵人猩红着眼睛,仰着头,质问着王贞英,她这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实在是令贞英迷惑。

“你有什么笑话可看?”

“你现在本就是一个笑话了,看看你就笑够了。”

“你!”

“你这个毒妇!”

“我要杀了你!”

“毒妇?”

“你说谁是毒妇?”

“给陛下下毒的明明是你,你竟然还敢说别人是毒妇?”

王贞英站在栅栏外,静静的看着她,看着这个曾经在大晋后宫呼风唤雨的女人。

她的娇媚,她的愚蠢,都与当年一般无二,而如今,她却沦落成为阶下囚。

相关推荐:福尔摩斯贵公子某美漫的超级玩家女神经异闻录激流山公爵我的明星夫人三界大领主穿越到异界当强者穿越异世做神王穿越异界之农场征战万界之星际魔兽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