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纵横,从武林外传开始 >诸天纵横,从武林外传开始

第661章 十二元辰之殇,百万年前的大劫

一剑破开荆棘岭,忽见荆棘岭一头有一个小小的石碣。

石碣上书两行篆字——荆棘蓬攀八百里,古来有路少人行。

吕云澄觉得有趣,挥手在石碣上添了几行小字:一日一里,千日千里,若有愚公移山志,何必烧香拜鬼神!

白素贞道:“夫君此言何意?”

吕云澄笑道:“若是周边百姓多加修缮,时常砍伐荆棘,此路可畅通千千万万年,倘若懒散不作为,过得三五七年,又是一片新的荆棘岭。”

“那时又当如何?”

“即便是新的荆棘岭,只要下定决心开山凿路,每日砍伐一小段,终有通过之时,否则只能继续期待神仙。”

“神仙不会保佑么?”

“买只烧鸡烧猪,插两根香,就想让神仙管张家长李家短儿子不学好母猪不下崽,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天助自助者,指望烧根香就有神仙庇护,是一厢情愿的单方面的交易,凡人想认,神仙还不想认呢!”

“所以夫君甚少显圣。”

“有拜我那功夫,还不如去试试自己能做什么,如果自己都不尝试,我又有什么必要去帮他呢?”

十八公叹道:“原来神仙是这么想的,怪不得以前的土地不管事。”

“别误会,因为我不缺香火,所以全无所谓,那些指望香火供奉的山神土地、城皇鬼差,如果受了香火却什么都不管,那是自讨苦吃。

比如荆棘岭的山神土地,受了香火却不做事,凡人不再供奉香火,最终修为大损,不再是神灵。”

吕云澄一边说,一边飞剑斩下一大片山头,把十八公等灵植全部挖走,随后尽数种植在昆仑仙府。

此后数月,又去各处仙山福地,采集大批灵植,瓜果梨桃、梅兰竹菊、莲蓬茶叶,应有尽有。

期间又抓了一些豺狼勐兽,安置在方丈仙岛,算是添加一层守护。

如此过了数月,吕云澄突然心血来潮,想去万寿山五庄观看看。

自从太上老君那次讲道,吕云澄和镇元子便再没有见过面,也没通过传影镜交流过,但这并没有什么影响。

镇元子是最古老的神祇之一,活了亿万年,几年时间在他眼中,不过是弹指一瞬,不值一提。

原剧情中,唐僧转世之前,曾经在盂兰盆会上敬镇元子一杯茶,他便记了足足五百年,以人参果回赠。

吕云澄修为更在金蝉子之上,时间间隔也远远小于五百年,自无问题。

心血来潮,便要去看,但怎么说也是大神,总是独来独往有些不美,便把孩儿们都叫了过来。

“为父要去万寿山五庄观拜会镇元大仙,你们几个谁陪我去?”

小铃铛一句话不说,飞身扑在吕云澄怀中,麻利的一个转身,又骑在了吕云澄背上,道:“我去我去。”

此番动作行云流水,前冲之势恍若导弹,旋转之势更胜飓风,看来让小铃铛掌控力量,还真是任重道远。

葫芦娃们从未出过仙府,自是不甘落后,纷纷吵着要一起去。

吕云澄略一思索,决定把所有人都带上,不过这么多人出门,骑马却是有些不美,便开着蜃楼浮空而去。

一路无事,浮光掠影,已然到达。

镇元子是地仙之祖,还曾经帮助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祇疏通地脉,再加上先天灵根人参果树,使得万寿山成了一座丝毫不逊花果山的福地。

根接昆仑脉,顶摩霄汉中。

日映晴林,迭迭千条红雾绕;风生阴壑,飘飘万道彩云飞。

千年峰、五福峰、芙蓉峰,巍巍凛凛放毫光;万岁石、虎牙石、三尖石,突突磷磷生瑞气。

绿的槐,斑的竹,青的松,依依千载穠斗华;白的李、红的桃,翠的柳,灼灼三春争艳丽。

既有仙山灵脉的神仙景致,却又与松柏竹柳浑然天成。

天地灵脉和自然风光和谐统一,神通术法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完美结合。

远远一看,便感觉到了一股祥瑞至极的气息,吸上一口便能延寿百年。

吕云澄收起蜃楼,落下云头,带着一众晚辈去往五庄观。

镇元子得知吕云澄到来,带着门人弟子出门迎接。

镇元子得道亿万年,门人弟子多不胜数,如今跟在身边的有四十八个,全部都得证散仙,得享长生。

背靠大树好乘凉,区区散仙,人参果熟了摘下来吃一颗,便能够自行调和龙虎,捉坎填离,飞仙得道。

看着吕云澄身后八个小童,镇元子抽了抽嘴角,心说这位真不客气,这下怕是要出点血了。

吕云澄看向镇元子四十八个弟子,心说好在我弄了一堆灵植,又让卫贞贞炼了一些仙丹,否则怕是要丢脸。

对视一眼,各自送礼。

吕云澄拿出四十八个储物袋,递给最年长的弟子,笑道:“这里面是一些金丹仙酿,拿去当零食吧。”

百盟书

镇元子何等眼力,轻轻一扫,便知道里面的东西颇为珍贵,尤其是那些仙酿,是以多种仙果酿成,珍贵至极。

吕云澄一次性送出四十八份礼物,镇元子觉得舒服了许多,毕竟自家收入的数量是对面的六倍。

大袖一挥,取出七个玉盒和一个精致的手把件。

玉盒里面是人参果,葫芦娃们每人一个,手把件看起来像是算盘,实际上却是一组非常精致的编钟。

却是镇元子看出小铃铛服用过人参果,便送上一件上等的灵宝。

寒暄数句,晚辈们各自出去玩,吕云澄和镇元子入内堂谈话。

“帝君这些子女,都很不错啊,均先天而生天赋异禀,比我这四十八个弟子,都强出许多了。”

“先天跟脚固然重要,后天努力同样重要,否则不过是浪费天赋罢了。”

镇元子成道亿万年,见过跟脚不足的努力修行成就神通,也见过先天超卓的最终却泯然众人。

不过相对而言,先天跟脚更加重要一些,开天辟地亿万年,能够改换资质的天材地宝,基本上已经被吃光了。

想要凭借努力打破先天隔阂,需要大机缘、大悟性、大毅力,亿万年难出两三个,如今还在的只有两个。

没错。

开天辟地以来,凭借自身的机缘悟性,以及不懈努力,最终成就绝世神通的,仅仅只剩下了两个。

其余大神通者,全部都是先天跟脚极佳的,可见天资之重要。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镇元子并不反对门人弟子以人参果成道,至少这样能够延长寿命,寻找新的机缘。

说话功夫,镇元子身旁玉符亮起,镇元子面露喜色,道:“今日当真是贫道的幸运日,前有帝君来访,很快又有一位老友到来,愿为帝君引荐。”

“哦?不知是哪位道友?”

“帝君当知,开天辟地后,有十二只神兽撑起人族运数,获得人族亿万百姓信念加持,并称为十二元辰。”

“我自然知晓。”

“如今来的这位,便是十二元辰中修为最高深,地位最尊贵的辰龙。”

“大仙,按理说十二元辰都是大神通者,为何甚少听到名号?”

“百万年前,天地间发生了一场大劫,三界内外全都被卷了进去,就连太上道祖都被迫施法应战。”

“什么样的劫?佛道论战?”

“当然不是,那是一只非常强大的魔头,以一己之力对战三界全部大神通者,所过之处万物皆毁。

当时,陨落的神圣仙佛不知凡几。

灵山诸佛半数寂灭,三成涅槃,就连佛祖都被迫涅槃两次,方才恢复。

天庭战将七成陨落,其中大半永远消失于天地,勾陈上宫天皇大帝和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祇至今还在养伤。

贫道的人参果,王母的蟠桃,在寻常时日算是不错的天材地宝,那个时候却只是恢复伤势的丹药。

最后的最后,十二元辰拼死施法拖延,太上道祖、燃灯古佛、玉皇大帝等等大神通者,联手布下了封印结界,方才把那魔头给封印住。

虽然取得了胜利,十二元辰中的子鼠、寅虎、卯兔、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却全部陨落。

己蛇身负重伤,但她是蛇,具备蜕皮重生之能,借夔牛之手得以蜕皮,只是重生之后,修为要重新来过。”

“大仙当知,我有个好朋友叫牛大力,乃是夔牛之后,他的母亲是异种神牛,莫不就是丑牛?”

“正是,不过当年那一战,实在是太过惨烈,损伤太过严重,不管是辰龙还是丑牛,都不愿提起。”

“了解,如果我的九个生死兄弟死在一场战斗中,我也不愿提起。”

“十二元辰虽然陨落大半,但毕竟汇聚亿万百姓信仰,各自留下了血脉。

辰龙这些年一直在找寻,己蛇蜕皮重生之后,便由辰龙代为教导。”

“找到了几个?”

“天庭的昴日星官有酉鸡血脉,最有可能成为新的酉鸡,杨戬的孝天犬疑似有戌狗血脉,别的就不知道了。”

“据说大仙防御无敌,想来大仙也参与过那一战,不知那魔头姓甚名谁,有什么神通术法?”

吕云澄不关心十二元辰,而是关心另一件事情——昆仑西王母!

根据牛大力的说法,西王母大概在十多万年前坐化,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当初那场仙魔大战呢?

如今自己占了昆仑仙府,自家道侣疑似是西王母三魂七魄,因果早就已经结下,总有一日要全部了结。

一个能匹敌太上老君、如来佛祖、燃灯古佛、玉皇大帝、灵山诸佛、周天星辰的绝顶魔头,吕云澄自认如今远远不敌,但绝不能不做准备。

在吕云澄的记忆中,没有这么强力的魔头,不管是什么无天、奎刚、通天教主之类的,全都不可能。

无天奎刚是枭雄,做事果断,杀性却不大,不可能造成如此杀戮。

通天教主连穿山甲都能算计,最终也不敌八仙气数,算不得强敌。

镇元子叹道:“贫道确实经历过,但帝君如果想问那魔头身份,贫道却实在不知,因为那部分记忆,早就已经随着魔头被封印而彻底封锁。”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正是此理。”

三界大能联手布下的封印,按理说绝不会留下突破的钥匙,但钥匙早在布下封印的一刻,便已经存留。

那便是记忆。

大神通者的记忆。

记忆越深刻,回想的越多,越容易遭受到影响,进而让封印松动。

所以,早在布下结界之时,众人便同时布置了封锁记忆之法。

虽然记得当初那一战,但魔头的姓名形貌,神通术法,却尽数忘记。

甚至,就连相关的时间线记忆,也已经变得扭曲模湖。

镇元子只记得是百万年前,到底是几百万年前,或者是几千万年前,却完全不记得了。

“大仙当知,任何封印都有破开的一天,该做准备还是要做准备。”

“我们的潜力已经耗尽了。”

“嗯?”

“言尽于此,此事不必再问,贫道也绝不会再多说半个字。”

“已经足够了,多谢大仙解惑。”

说话功夫,辰龙到了五庄观。

辰龙身材高挑,身穿一件云锦彩绸的红色仙衣,肌肤玉映,琼绡不掩,粉铸脂合,圆滑朗润。

面上神情,星波莹明,如蕴妙思,黛眉微颦,隐含幽怨,半嗔半喜之中,蕴藏着万种风情,无限情思。

既有龙天然自带的威仪,又有不亚于婠婠的妩媚,秾纤合度,迥绝人间。

辰龙身后跟着一小童,身着天青色道袍,眉眼颇为清秀,看起来有几分羞涩,怯生生的躲在辰龙身后。

辰龙手中拿着一壶酒,醉醺醺的说道:“镇元老头,你那天地宝鉴可以照彻天地四方,照了这么久,怎么一个人都找不到,什么破镜子。”

说着,又在吕云澄身上看了几眼,笑道:“好英俊的小哥儿啊,比我弟子阿己还要清秀许多呢。”

吕云澄笑道:“辰龙姐姐说笑了。”

“按照辈分,你兄弟牛大力要叫我姨妈,你竟敢叫我姐姐?”

“那不是把您叫老了么?”

“你倒是有趣,比牛大力那个小混蛋有趣多了,有没有兴趣跟着姐姐四处去玩玩啊,很有趣的哦。”

“弱水三千,我决定多舀几瓢。”

“有趣,有趣,你是我最近几十万年,看过的最有趣的人。”

辰龙在阿己身上拍了一下,道:“阿己,快来给这位叔叔见礼。”

阿己上前一步,拱手一礼:“晚辈阿己,见过东华帝君。”

“阿己?不错不错,这是礼物。”

吕云澄对于蛇倒是没什么歧视,毕竟家里还有一青一白两条蛇。

而且看阿己这怯生生的模样,比当初的诸葛无为还要文弱一些,某些方面的气质倒是很像聂风和徐子陵。

吕云澄拿出一个储物袋,塞到阿己手中,辰龙抓住阿己肩膀,微微用力,把他丢到了万寿山后山。

“去找清风明月他们玩,玩够了再回来,我们要谈事情。”

阿己被扔出去,辰龙面色忽然变得严肃:“你身上有十二元辰的气息。”

吕云澄道:“我们家和十二元辰有关的,只有一青一白两条蛇,但她们两个肯定不可能是己蛇。

我最近虽然抓了一些虎狼勐兽,但要说十二元辰,还是差了太远。

至于孙悟空,他是灵明石猴,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肯定不是申猴。”

辰龙鼻子微微皱了皱:“可能是我感觉错了,你真的没有其余仙兽?”

“我曾经养过凤凰、龙、火麒麟、玄龟,如今全部都给了我女儿,这些和十二元辰相关的,唯有龙。”

说到此处,吕云澄微微一愣:“你说的那个十二元辰,不会是午马吧?”

“天庭天马,一部分被孙悟空带去了花果山,一部分被你顺走,那些马匹里面没有午马,我早就查过了。”

“我养过一匹马,把它从凡马养到了仙兽,如果我身边有一个最符合十二元辰的,那一定是这匹马。”

“哦?说说。”

“那匹马又贪酒又好色。”

“很可能是,有空我去看……”

话未说完,只听得“哗啦”一声,窗户被撞出来一个大窟窿,阿己倒着飞了过来,把辰龙撞了个趔趄。

定睛向远处看去,小铃铛手持擂鼓瓮金锤,得意洋洋的翘着下巴。

葫芦娃围在身边高呼“姐姐威武”,万寿山四十八弟子吓得两股颤颤。

小铃铛是先天一气阴阳元胎,先天跟脚强大,生长比较缓慢,至今还是小童模样,看起来比哪吒更小。

但就这么个小童,手持一对比米缸还大的锤子,摆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概,如何不让人感到震惊?

镇元子双目一亮,道:“天生体魄圆满?帝君真是生了个好女儿。”

“最近事情比较忙,缺乏管教,让两位见笑了,见笑了。”

哼!

天下没有比你更闲的神仙!

镇元子腹诽一句,又认真的看了那些葫芦娃一眼,顿时移不开眼睛了。

葫芦娃都有天赋神通,如喷火、法天象地,这些神通镇元子不看在眼中,最多就是夸一句天赋异禀。

但七娃的天赋是壶中天地,练到极处不亚于她的袖里乾坤,最是适合成为亲传弟子,镇元子如何不喜?

转过头,看着满脸得瑟的吕云澄,心说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这才故意把那个紫娃娃给带来?

吕云澄道:“小铃铛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打起来了?”

小铃铛得意的说道:“那个小哥哥说他的法术很厉害,我说我的力气更厉害,然后就试了试手段。”

阿己结结巴巴道:“偷袭,我还没准备好呢,你偷袭我!”

小铃铛道:“这是我爹教我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打人不过先下手,谁让你施法速度慢呢!”

镇元子抽了抽嘴角:“帝君的教育还真是别致啊,佩服佩服!”

“见笑了,见笑了,学艺不精,学艺不精,以后多加努力。”

辰龙道:“我倒觉得这教育没错,比武较技本来就是要讲手段,用那么大的锤子还能偷袭,可见手段高明,我很喜欢,不如让我教导一二。”

吕云澄使了个眼色,小铃铛立刻抱住辰龙大腿:“多谢姑姑教导。”

镇元子咳了两声,道:“既然辰龙如此大方,贫道也不能吝啬,我这里有一门神通,想要传给那个……”

吕云澄小声提醒道:“七娃。”

“咳咳~七娃!”

还说不是早有准备,怕是早就在算计贫道这压箱底的神通了。

都说东华帝君看似鲁莽,实际上比猴子还要精明,今日一见果真如此,连我老人家都要甘心入彀。

……

一个时辰后,吕云澄离开五庄观。

去的时候带小铃铛和七个葫芦娃,回去的时候只带了六个葫芦娃。

小铃铛暂时跟着辰龙学习神通,七娃拜了镇元子为师。

回去的路上,吕云澄摸了摸下巴,心说余下六个娃娃也都天赋异禀,不知能不能触发一些大能的收徒癖好。

相关推荐:超能神警李治你别怂穿越洪荒,开局净化天地我家键盘有点萌阴商这个仙人有点猛我真是娱乐家欢迎行走大人明星学妹的头号黑粉王牌保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