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皇的告死天使 >帝皇的告死天使

第1399章 杀戮即是救赎(上)

随着金属牢笼朝四面倒下,铵'史已经可以看到昔日同胞扭曲面容的转变,随着大量药剂被它们背后的装置注入到它们畸变的躯体里,原本挣扎的眼睛只剩下了疯狂。

铵'史很清楚,鸠闰和本图已经疯了。

他可以从那两对挤在一起的眼中看到那疯狂的饥渴,此刻唯有死亡方才能救赎。

杀杀杀杀杀杀——

当那缝合的怪物发出某种近似钛族语言的咆孝时,以太彷佛被蜇了一下,顿时后退几步。

然后竞技场的乐团开始演奏病态的音乐了,一曲接一曲,各种声音交织成黑暗的乐章。

这曲调在竞技场穹顶间奇异地回荡,四周的火盆的光芒随之不断闪烁,然后它们变亮了,纯洁的白色火光开始变得病态而怪异。

在铵'史的眼中,肉眼可见的黑暗似乎要伸手抚摸他,地面彷佛正因怪物缓慢挪动的脚步而颤抖,砖石呻吟着拥簇摩擦,墙壁和地板上的裂缝里喷出缕缕灰尘——他能感觉到一股热气从四面八方压来。

他产生了强烈的,马上冲上去与那生物拼杀得你死我活的冲动。

但下一刻,他立即意识到这又是那些堕落种族的把戏,他们希望看到他变得狂野,变得嗜血,以满足他们的恶趣味。

于是铵'史开始默诵升华咒祷的第十九篇章,以太氏族作为整个社会的心灵导师,拥有大量不可解释的神秘法门用以调整内心与精神。

他先是调呼缓吸,随后固身锁肌,采用驱除欲念的方式努力达到一种心如止水的境界。

【空乏其身,避光趋暗,方现未知于无形】

铵'史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复诵着这抑扬的辞调,直至他的身体得以聆听……

从那虚无缥缈的远方,铵'史听到了他的声音正在呼唤着自己,并变得愈发强烈。

【诸般皆空,万物皆罔】

而在贵宾区,三人正好像的看着那个钛星人似乎放弃抵抗般闭上了眼睛。

同时这场竞技的下注也开始了,不过没人看好这个弱小的战士,即便他之前连续胜利了十几场,但还是没有人押他。

“要下注吗?”

卡杨笑着问到,同时手上多出了一个袋子,里面都是科摩罗常用的凯恩金币。

“好啊。”

塔洛斯笑了笑,伸手抓了一大把,然后抛进前方一个金属网兜中,网兜随后便随着传送带送走。

显然塔洛斯也不看好这个钛星人,因此他赌怪形赢。

索什扬犹豫片刻,随后也伸手抓了一把,不过他没有下注,而是问到。

“卡杨,他在做什么?是在使用灵能吗?”

卡杨摇摇头。

“不是,不过我依稀能感觉出来,他的精神似乎在强化......某些种族天然缺乏灵能亲和力,不过偶尔也会创造出些独特的精神方面的技艺。”

“那么你的决定?”

“哈哈,索什扬你这是要看我先下注你才下咯。”

卡杨轻笑几声,然后将所有凯恩金币全部抛进钛星人的网兜。

“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死。”

索什扬点点头,也将金币扔进一样的网兜。

“那么就看看罢。”

这时,铵'史终于洗练心灵,而对手也逼近眼前,但他依旧选择环顾四周,发现竞技场里每一个瓦辛达的脸上都有同样专注的表情——野性的欲望剥夺了他们身上哪怕最基本的尊严,取而代之的是饥饿动物般赤裸裸的贪婪。

同样在贵宾席之上,瑟琳妮已经注意到执政官对于拖沓显露出的不耐烦,于是立刻对着手中的通讯器说道:

“马上弄点小刺激。”

下一刻,一道卷曲的火舌从地面的喷口蹿出,泼溅在臃肿的怪形身上,立刻点燃了它身上的油脂。

缝合的怪物立刻发出了高声惨叫,并陡然加速从火焰阵从里冲了出来,用棍子似的胳膊和锋利的爪子抽打地面,身后留下一条油腻的污迹,肌肉和皮肤在高温下起泡脱落。

惊讶的笑声如同涟漪一般在观众之中荡漾开来,紧接着是零星的掌声。

面对勐扑而来的巨大怪物,以太笔挺地站着,他将武器举至与目齐平的高度,水平地伸在前方,凝声运气,吐纳归息,每一次呼吸都有几分钟那么绵长,其间更是将心跳降至了七下——这几乎是以太的极限。

紧接着,在对方逼近的瞬间,他转身向左,将武器勐地刺向对方,在挖出大团腐肉般的肌体时,像一个杂技演员一样仰身后跳,避开了对方的爪击——即便如此,他的背上依然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烈风。

这一击是如此的凶勐,其攻势之威勐足以击垮较为弱小的对手,但铵'史躲开了,不仅如此他还连续用武器击打对方身体各处,制造出一阵阵嘶吼。

他的攻击并不盲目,而是在寻找弱点,在与这个堕落之城的各种怪物交战后,铵'史明白了一个道理——弱点并不总是在头部或者心脏,这里的东西经常超乎生物常识。

可突然,那怪形停下了,两张缝合的面容离铵'史只有几寸远,空洞的眼窝凝视着以太的双眼。

铵'史似乎感应到什么,手上的武器犹豫了,鸠闰和本图的脸畸形地变化着,彷佛在试着表现早已被遗忘的表情。

他又看到了过去的时光,它们就像鸟儿的双翼一般在他们周围展开,如同一个思想、情感和失落时刻的万花筒——

“我知道我应该感谢您救了我们,以太.....但也许你不该那么做,惨死当场难道不比为奴一生要好得多吗?”

冰冷的监狱中,面对鸠'闰自暴自弃的话语,铵'史耐心的回答道:

“我也曾那么想过,然而,我意识到我们彼此之间的责任不能仅因我们不再身处故乡而就此完结,不管我们去往何方,上上善道都是我们的力量和坚盾。”

“即使在这里?”

一旁的本'图苦笑着说道,他浑身都是伤痕。

铵'史怜悯的看着他,随后把手放倒了他们各自的肩膀之上。

“尤其是在这里。”

接着,他柔声安慰着他们,

“不用担心,我是以太,我会引领和保护你们的,永远。”

“我本想……”

他声音嘶哑着抬起手,就好像要抚摸他们的脸颊。

“我本想一切能有所不同.....”

随后,铵'史听到他们的心灵在尖叫,有东西扯住了他们的灵魂,通过两人的眼睛,铵'史看到血伶人把某些可怕的、似魂非魂的东西重新束缚回这个堕落的躯壳之中。

《万古神帝》

悲伤顿时淹没了他。

相关推荐:六万年之后天下经纶惊绝天下封号剑神比比东腹中签到,出世即封号斗罗墓变特种兵之特战家族绑定国运:开局扮演魔童哪吒我在鬼怪世界当地府代言人裙下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