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帝从签到开始 >影帝从签到开始

529 比月色还绝色

“秦子,那人谁啊?”

吴晶在大堂苦苦等候,当叶秦从大使馆回道到索尔托酒店,飞快相迎。

”南非的艺术和文化部总司长。”叶秦长舒一口气,“叫恩迪马。”

“什么事,跟《战狼2》有关?”

吴晶谨慎地补了一句:“你方便说就说,不方便就当我没问。”

“嗨,没什么隐瞒的,就是在开普敦办一个中非国际电影节。”

叶秦语气平静,这事他可太熟,中韩、中日、中德的电影节合作,都有他!

“中非合作十大计划里,人文交流是重要一项,把他们的电影引进华夏,把咱们的电影输出这里。”

“这事难办,非洲现在算是电影荒漠,索尔托算南非发达区域吧,也只有2家电影院。”

“是啊,更别提还要囊括西非、东非、北非20多个国家。”

吴晶拍了拍叶秦的肩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秦子,就你在非洲的影响力,也只有你能办!”

“这事,回国之前我得好好想想。”

叶秦抹了抹脸,卓亦凡在非洲的戏份并不多,也就一周左右,之后就剩国内宣化工厂的枪战戏。

“琢磨写个什么报告。”

“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吴晶好奇道。

“现在就憋出四个字。”

“哪四个?”

“领导,冒号!”

………………

7月3日,明月当空。

晶莹的月光洒在四九城某四合院的影壁,梅竹的雕纹图案,在清冷坚硬的青石的映衬下,宁静傲然。

透过屏门,内院院落宽敞,庭院中植树栽花,一架纵纵横横的葡萄藤下,支起一个秋千。

备缸饲养金鱼,正啵啵地呼吸,吐着泡泡,突然间,搁在院子里的电视响起嘹亮的声音:

“猴子!”

“你,我,恩怨已清!”

“陈海的命我会还的,在这个世界没有谁能够审判我,去你吗的老天爷!”

画面中,胜天半子的祁同伟吞枪自尽,死在他梦开始的地方,孤鹰岭。

可恨之人,亦有可恨之处。

火了半个暑假的《人民的名义》,终于迎来大结局,老虎苍蝇统统拍死,大快人心,但也暗含泪点:

躺了三十多集床戏的陈海苏醒,陈岩石却躺下了,一躺不起,离开人世。

无疑,又是一个爆点。

“干杯!”

此时,电视的正对面,一口火锅热气腾腾,鸳鸯锅底白汤红汤泾渭分明,四周摆满牛肉、羊肉、毛肚、黄喉、鸭肠。

叶秦跟杨曼挨着红汤,佟丽雅、沈扬挨着白汤,四人举杯共饮,算是小庆功宴。

《人民的名义》,已经不只刷新《武媚娘传奇》,已经超越11年家庭伦理神剧——

《回家的诱惑》!

44集收视率就高达8.9%,CMS52城实时收视率一度飙到11%,企鹅视频的播放量,突破百亿,足以纳入经典神剧行列。

“叮咚。”

杨曼瞟了眼手机,笑盈盈地又举杯:“刚刚收到最新的短信,卜雨台长发来的,大结局,CMS52城,13%,荔枝台电视剧的历史记录,也是咱们叶光纪的记录!”

佟丽雅挂着笑容,给叶秦夹了一筷子的羊肉,就见他沾酱,边吃边说:“杨姐,二轮版权已经卖给蓝莓、番茄了?

“已经卖了,早知道不该这么早卖。”

杨曼感到可惜地叹了口气,转瞬间抛到脑后:“算了,卖都卖了,越想越来气,还是说点高兴。秦子,这回怎么也要拼个视帝回来吧。”

“就金鹰吧,白玉兰,配角、编剧、导演这些都报名,除了最佳男主角,留给别人一个机会。”

叶秦勾勾嘴唇,自信满满。

朕不想给你的,你门不能拿,也拿不到!

敲定以后,拿出绞尽脑汁的中非国际电影合作的方案,一手递去。

沈扬问道:“回去我再看,你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最迟6号上午。”

叶秦把一碟羊肉倒入锅内,“7号就是《湄公河行动》首映礼,之后就是路演,无法给领导做汇报。”

“行。”

等沈扬把方案放好,杨曼敲了敲桌子。

“这回算是冤家路窄,死敌凑一张麻将桌,前有《寒战2》这头港片狼,后有《长城》这只中美虎,同天还有《忍者神龟2》这四只乌龟,他们想拼一把。”

呵呵,旧港圈、楽视、华宜、派拉蒙,齐活!

“那就拼一下喽。”叶秦无所谓道。

“没错,咱们的《无双》硬碰硬《叶问3》,20亿票房干掉叶师傅,在香江还拿到年度票房亚军。”

杨曼扬起眉梢,英气飒爽:“华夏星就够聪明,《封神传奇》调档到月末,避开锋芒。”

“都是纸老虎而已。”叶秦不屑一顾。

又闲聊了一阵,火锅见底,不再添水,周围的盘子逐个清空,直到杨曼、沈扬互相搀扶着走路,步伐略微摇晃。

“别送了,就在这儿别吧,外面有车等着。”

杨曼挥挥手,跨过门槛时嚷嚷:“秦子,200亿的通稿已经准备好,就等那天,哎呦。”

“杨姐,你悠着点。”

叶秦目送着两人消失在影壁之后,摇头失笑,随即转身。

“都走了?”佟丽雅收拾起碗筷。

“让阿姨来吧,她反正就住在前院。”

佟丽雅摇摇头,“阿姨可能睡了,我来吧。”

叶秦也不勉强,上前搭把手。

男女搭配,又是刷锅,又是洗碗,吃的过瘾,洗的时候,就费时费劲!

“哗啦哗啦。”

佟丽雅关掉水龙头,抬手揩去额头的汗珠,透过玻璃看向正在搬电视回屋的叶秦,嘴角的笑意再也藏不住。

简直像居家的感觉,温馨,宁静,简单。

“丫丫,洗好了吗?”

叶秦又从屋里拿出躺椅,“时间还早,才10点,咱们纳会儿凉吧。”

“等等,我洗两个水果。”

夜色暗然,倾泻在葡萄藤的月光,给叶子剪得支离破碎斑斑驳驳,晚风徐徐地一摇,几片碎碎的白光偶尔从叶缝间掉落下来。

佟丽雅坐在秋千,淡蓝色的裙子曳在地上,头发随风飘动。

她手上的水果刀削着苹果皮,时不时低眉看一眼叶秦,眼波潋滟,月下迷人。

“今晚的月色,真美。”叶秦侧头,盯着瞧。

佟丽雅把苹果放到叶秦嘴里,素手拿起苹果皮,细嚼慢咽。

叶秦咬下一口,拿起水果刀分开苹果,“一人一半。”

佟丽雅看到给自己是咬过的苹果,然后又把没咬的放在自己面前。

于是,含羞地咬了一口:“我想签一个艺人,一个叫文琪的姑娘,《嘉年华》的表现不错。

“签。”

“我也不想在好莱坞,我想回国。”

“回。”

叶秦一边吃苹果,一边凝视着佟丽雅,看得她垂头,羞得小口吃苹果:“你比月色更绝色。”

土味情话,再次出击。

随后,从躺椅上一个翻身起来,走到佟丽雅身后,一把环抱:

“这里可有个典故。”

“典故,什么典故?”

“一个叫西门官人的典故,嘿嘿嘿。”

相关推荐:生物炼金手记黑暗纪元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农家田园记事从斗破开始垂钓成神诸天英灵录大唐之我太上皇绝不摊牌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从镖局开始修真木叶:穿上裙子的我把鼬忽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