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姜六娘发家日常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1116章 藏粮的下落

不出姜留的意料,姜二爷与廖传睿晚上不只没回来用膳,还把江凌叫走了。姜家三兄妹和袁夏用完饭后,早就累坏的姜三郎回房休息,姜二郎把袁夏月送回小院后,见六妹妹坐在小园中赏月,便上前笑道,“六妹妹在等我?”

姜留笑着点头,给二哥倒了杯热茶,径直问道,“二哥想留在永昌吗?”

廖传睿是自己的亲姐夫,肃州是袁夏月的娘家,更何况这里还有裘叔和江凌,姜二郎知道自己若留在这里也会过得不错,但他还是摇了头,“我回康安再做打算。”

姜留言道,“二哥是怎么想的?若是为了家里,你尽管放心,就算大哥不在,家里还有我们兄妹几个呢。”

“并非如此。”姜二郎温和笑着,“从大局来说,我归属于羽林卫,理应跟二叔一起回京。我知道若我跟二叔提,他一定会想办法将我划入左武卫之中,并给我谋个还差事做。”

姜留没有应声,静静听二哥说着。

“万岁派二姐夫任永昌知府,不只是看重了他是二叔的侄女婿,也看中了他的才能。他出身商贾之家,又在朝中历练三年有余。他通商道又懂官道,能担得起这个位子;凌弟三年来在肃州屡建奇功,威震三军,有他与裘叔联手,能保肃州和永昌太平,我留在此处给他们打打下手,帮不了多大忙,却要分他们的功劳。”

“大哥外放为官,凌弟也不回去,我回去了能帮父亲和二叔、三叔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姜二郎说罢,举起茶杯诙谐道,“再说我大小也是个五品将军了,回羽林卫谋个顺心顺意的差事并不难。”

姜留与他碰了碰杯,笑道,“岂止是不难,二哥是羽林卫最年轻的将军,想做什么都由着你挑选。”

姜二郎笑出声,“我没什么大志向,回去后走一步看一步吧,能帮朝廷、帮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知足好,知足才能长乐。二哥有自己的想法,姜留自然替他高兴,“好,咱们一块回去,路上还可以赛马!”

说到赛马,姜二郎跃跃欲试,“临走之前,我想抽空带着三弟去山丹寻两匹好马。不必像二叔和你的马这么好,不扎眼又通人性就成。不过三弟的马得挑壮实些耐力好的,否则半路上,他就把马累坏了。”

兄妹俩说笑了一阵,各自回房歇息。

第二日一早,姜留见到二姐夫廖传睿时,第一感觉是他的肚子比自己出京时又大了一圈,看着好有大官的派头。

廖传睿笑得憨态可掬,“一年不见,六妹长高了不少,我瞧着比你五姐不矮了。”

“我也这么觉得!”姜留眉开眼笑,深深觉得二姐夫不只越来越有大官的派头,说话也越来越中听了。

廖传睿新官上任,衙门事务千头万绪,用完饭后便跟着姜二爷赶去了衙门。晚走一步的江凌与姜留道,“昨夜付春朝招供了余下军粮所在之处,咱们今日带兵过去把粮食取出来?”

姜留眼睛都亮了,“军粮在何处?”

江凌含笑道,“在王岗岭西南三十余里的山中。”

王岗岭西南三十余里,已经进入永昌地界了,蒋锦宗竟然把粮草藏在永昌境内……姜留红唇微张,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竟是这样!”

顶点小说

江凌点头,确实是出乎意料,但细一想又在情理当中。

姜三郎晃着圆胖的脑袋,左看看姜留,右看看江凌,追问道,“这样是怎样?”

姜二郎为三弟解惑,“蒋锦宗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回鹖人占据的永昌。”

“不错。”姜留点头,“当初他与契丹勾结,契丹又两次把兵力集中到边城外,我据此推断他兵变后会投入契丹,所以会将军粮藏在边城。没想到他野心不小,一开始便盯上了永昌这块肥肉。”

江凌继续道,“昌鹖王生性多疑,暴虐无能,他的几个有本事的儿子被滕里和热合曼害死后,回鹖已是穷途末路。占据肃州的蒋锦宗若能拿下永昌,便可以揭竿称王了。”

姜留又道,“蒋锦宗死后,付春朝到西北第一站便找上热合曼,让他取出藏在王岗岭的军粮,再加上藏在永昌边境内的四十余万石军粮,近百万石军粮到手,永昌就能抵御外敌强攻。付春朝可借此功,在永昌谋得一席之地。”

姜二郎万幸道,“好在六妹妹先滕里和尹利克一步找到了军粮,坏了他的计谋。”

江凌继续道,“当年靺鞨得知运往肃州赈灾粮的确切消息,并借道永昌杀人抢粮,也是付春朝透出去的消息。”

他要断了肃州的赈灾粮,让肃州暴乱,然后永昌就可以与靺鞨、契丹夹击,吞下肃州。想到去年十月和十一月的困境,江凌目光冰寒。虽说找不到藏粮,付春朝的奸计也不会得逞,但肃州百姓将有几万人因冻饿而死。

为了一己私利,将数万百姓的性命是为草芥之人,论罪该千刀万剐!

姜三郎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小眼睛一亮,“所以,能抢在那帮人找到藏粮的六妹妹很厉害,能用计抓住付春朝的凌哥也很厉害!”

待几个人看过来时,姜三郎嘿嘿一笑,“我跟你们一块去找藏粮行不?小弟来都来了,凌哥带小弟去见见大大场面成不?”

江凌看了一眼留儿,见她不出声反对,便笑道,“三哥想去,当然可以。”

“别,你是我哥,小弟跟你混。”

姜留……

姜二郎……

索性大家一块去,既能游玩又能取粮,姜留笑道,“二哥叫上二月姐,咱们一块去吧?”

姜二郎先问江凌,“可要押着付春朝一起去?”

江凌笑得促狭,“二哥怕什么?一个阶下囚罢了。”

姜三郎立刻嗅到了不同气味,扑过来问道,“什么什么,阶下囚怎么了,二哥为啥怕他?”

姜留抿唇一笑,为二哥解围,“三哥,二哥想带你去山丹马场内选两匹好马。”

姜三郎的注意力立刻从二嫂身上转移到了二哥身上,扑过去抱住他嗷嗷叫,“二哥,胖六说得是真的?”

姜留咬牙,“肥三,你找打是不?”

江凌眸子一转,又笑道,“二哥要去山丹?”

姜二郎点头,便听江凌在他耳边低声道,“元东君想在山丹置办一处马场,你们去了,应能与他‘偶遇’。”

快被三弟晃成面条的姜二郎……

“哈哈哈——”姜留趴在桌子上,笑得动不了了。

相关推荐:斗罗大陆之封号为毒这个选手罪孽深重神明的诸天试炼场神级幸运星玄幻:开局签到大威天龙无限气运主宰斗罗之孔雀东南飞八岁,我瞒着爸妈加入职业战队异能奴隶主大奴隶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