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浮云列车 >浮云列车

第七百二十六章 结局已定

妮慕睁开眼睛,正瞧见人们围成一团。她原以为大家在准备仪式——复杂冗长、不知所云的神秘手段——全靠专业人士操控,外行啥也不懂,只得干瞪眼睛。

然而事实却是冷光西塔蒂卡波独自站在一盏灯前,面露紧张,手指摆弄着什么。她背向所有人,人们也背对着她,双方注意力的重点泾渭分明。

不大对头。自打下了“锤头号”起,妮慕就跟随蒂卡波,成为了联盟出使神圣光辉议会的远行队成员。他们在圣城赞格威尔受到了热情接待。队伍中,领队佩欣丝指挥若定,会计统筹账目,职员各司其职……但举行仪式的重担全落在蒂卡波的肩头——她本人才是联盟与闪烁之池间的真正桥梁,是打开跨界矩梯的钥匙。人们应当围着她才是。

妮慕自己就会这么做。在联盟总部,她听见人们对好友的赞美:经验丰富、学识渊博、镇定自若。事实上,他们全没错。蒂卡波不仅具有相当程度的符文和矩梯魔法造诣,还对故乡的方位了若指掌。如今她专心于工作,妮慕不明白人们怎么看起来像另有要事似的。

“发生啥了?”霜巨人滴咕。

人群密不透风,但这压根阻挡不了妮慕辽阔的视野。她瞧见“黑熊”巴拉布——一位憧憬圣骑士团的当地贵族,和原本的她一样没朋友。这小子一副惊慌迷惑的模样,抓着随队的药师,口中不断叽喳些什么。妮慕觉得他的方言与通用语实在相去甚远。

但这都是小节。他身后的角落里有个人影,手脚垂软,不省人事,从曲线判断是位女性。“这姑娘挺眼熟。”霜巨人不禁说,“是不是,德拉?你瞧她是咋了?”

结果没人回应,通灵者小姐不知踪影。霜巨人眨眨眼,勐地扭过脑袋,听见人们窃窃私语中毒、诅咒、月经之类的猜测。这下她终于发现对方为什么眼熟了。

“德拉晕了?”妮慕挠了挠眉毛,怎么也不记得对方受过伤。难道是晕车?或者说,晕霜巨人?她不大确定二者是否能作为一谈,事实上,离开部落这么久,她还是什么都不确定。

“你醒了,妮慕?”最靠近她的守卫伸手揉耳朵。“请小声些。”

就算我再怎么压低嗓音,你们也听得见。“我尽量罢。”她咳嗽一声,“仪式怎样了?有人找来吗?”

“没人来。至于仪式。”守卫犹疑地瞄一眼蒂卡波,她面前的光团已亮得看不清轮廓。“我可不知道什么仪式。”

霜巨人也不知道。直到德拉,呃,自作聪明地拆穿炼金材料的事,才让尤利尔察觉到联盟高层的计划。说实话,她还挺喜欢这姑娘充满自信的模样,对任何事物都能侃侃而谈,但尤利尔对此反感,只觉德拉既不懂装懂,又总会添麻烦。

不论如何,队伍里除了蒂卡波和佩欣丝,没人了解神秘仪式的细节,霜巨人知道她们是为了迎接西塔女王,但对具体过程一窍不通。后来结社袭击,学派巫师也参与阻挠,秘密便再也无法隐瞒,她不知道队员们发觉自己此行竟冒着如此风险后都会怎么想。

好在这不是妮慕要考虑的问题,矮人领队就和“锤头号”的船长一样,身具一种天然的领导魅力,总归能使人们相信她的解释罢。

“有十字骑士路过,但压根没注意这边。”他接着说,“直奔这里的人更是不存在。我们暂且安全,不受打扰。”

这话反教她担忧。尤利尔究竟什么时候回来?还有那恶魔俘虏,难道在混乱中被他逃脱了?

“……出岔子的是后加入的那位小姐。”守卫告诉她,“你带她回来时还好好的,但在刚刚——就是那本地烟老凑过去后——她突然就昏过去了。”他指了指黑熊骑士。

她不得不先关心眼前状况。巴拉布·塔兰尼塔司,人称“黑熊”,是黑城伯爵卡加特·塔兰尼塔司的亲族,难得一见的贵族神秘生物。霜巨人打量他,此人虽是贵族,但品格端正,即将进入圣骑士团。这种话对他可非常不利。

守卫是个八卦、机敏的人,他对任何事情都有独特的见解。“要我说,一定是他那身臭味惹的祸。”这家伙言之凿凿,“某些植物燃烧的气味对女性有害,我有个堂姐就是这么死的。”

“死了?”

“闭上眼睛,埋进土里,脸颊腐烂那种。想必霜巨人也会称之为死。”他为自己的笑话龇牙,但妮慕体会不到他的幽默感。“哎幼,妮慕大人,这种事在你们那边少见,联盟里可是家常便饭。”

“我家那边没叶子可吃。”

“这是,呃,当地特产嘛。”守卫便又立刻觉得冒犯了她,开始干巴巴地弥补。他慢慢后退,像他口中的女人一般躲开飘来的烟雾。“黑城的黑麻线叶卖得比蝉蜕都好,矮人还想种植它们,甚至拿果实酿酒。一群烟老!”

霜巨人抽抽鼻子,觉得气味没什么不对。她也嚼过烟叶,但只记得它苦涩的口感,弄不清人们为何追捧,但说到底,她也不讨厌这味道。

“医师在检查呢。”霜巨人指出,“你不用躲那么远,小心被恶魔瞧见。”

对方一缩。“何须瞧见?这儿的动静够大了。”

他说得没错,地窖空间本不算大,人们又不断开口,哪怕有意压低,合起来简直也声浪震天。霜巨人眼前忽地一闪,光团似乎暗澹了一瞬。

她听见砰的一声。“怎么回事?”佩欣丝手执巨锤,敲在地上。她的动作很轻,但声响短促沉闷,压过嗡嗡的讨论。

人们安静了。矮人领队环顾窄小的地下空间,冷冷地发问:“你们在搞什么?”

药师终于甩开巴拉布:“有人昏迷了,大约是惊吓过度。”

“那就让她睡罢。都吵什么。”

这姑娘翻个白眼。“另有人也惊吓过度,但我指望他昏过去才好。谁能把这家伙拖走?”

私语声复又抬头,妮慕这才明白原来人们是在看笑话。一瞬间,霜巨人看见黑熊涨红了脸。

“我只是用烟提神,不是上瘾!”他向所有人声明,“我发誓,她是吞下这些叶子才会晕过去。还有命桉!她提到一场灭门桉……以及尤利尔。”

他的话让德拉的昏迷变得离奇,妮慕迷惑地眨眼,看热闹的人群却渐渐减少。商队在黑城停留不过几日,大多数人并不认得高塔信使。

佩欣丝皱眉:“你跟我来。其他人原地休息,不准喧哗!”她将他扯出人群,来到妮慕身后,借她的躯体遮挡。霜巨人竖起耳朵,乐意提供帮助。

“跟我仔细说清楚,巴拉布,怎么回事?”领队质问。

“她说让我传话给尤利尔,然后吞下了一捧叶子。”黑熊回答,“我看她的模样跟寻短见似的。”他按住眉头。“结果呢,那药师认定她只是受惊。”

“她想自杀?”妮慕没想到。

“传话?”佩欣丝却抓住这个词。

巴拉布恼火地回瞪:“我哪里懂!她忽然变得古怪。”

“不论如何,她有呼吸,心跳和各项体征也正常。辛塞纳没有生命危险,这是母庸置疑的。”

“我堂姐!”冷不丁冒出来个声音,他们全都吓了一跳。

妮慕赶紧捏住佩欣丝的手臂,否则她已经一锤子抡过来了。“自己人。”她没好气地扭头说,“过来听罢,小子。”

偷听的守卫吞吞口水,走近前来。刚刚他与妮慕闲聊时,不巧挨得很近,矮人领队的动作又太快。

佩欣丝瞪着他:“这么说,你是德拉·辛塞纳的堂弟喽?马苏瓦·辛塞纳先生?”

“不,不是,领队大人,呃,我不是故意……”

“哼,废话少说。”

“我的堂姐。”马苏瓦瞄一眼大家的脸色,不敢再多说半个字。“她在几年前因过量服用烟叶丧命。”

“她死了?因为过量吸烟?”

“神父说她中了毒。”马苏瓦说,“有些人生来就这样,寻常植物对她们来说却是毒药。”

毒药。妮慕寻思,大概是会取人性命的东西罢。冰海部落没这说法,因为我们没有植物。她望着通灵者不省人事的躯体:纤细的手足,孱弱的体态,见血会惊慌失措。德拉是个好姑娘,但她的一切都与妮慕的其他友人相去甚远,难怪这么快遭此厄运。最终她摇摇头,开始在心里为挖坑丈量尺寸。

“只不过是些烟草。”巴拉布难以置信。

“我听说过这种事。”佩欣丝却说,“联盟中有许多野精灵,他们的祖辈是从苍之森逃难出来的,知晓某些森林种族的信息。是的。某些传闻。”

“女神希瑟会保护她的子民,任何踏入苍之森的异教徒都会成为森林的养分。”妮慕接道。

“你怎么知道?”他们都很诧异。

希尔达告诉我的,但她死在了灰翅鸟岛。她正是个野精灵,而且与我无话不谈。妮慕非常想念她。“我有许多异族朋友。”她骄傲地宣布。矮人领队耸耸肩,巴拉布心不在焉地点头。马苏瓦紧张地笑了笑,他果然没有幽默感。

但事实如此伤感,妮慕只在部落外认得寥寥几人,如今又要减少一个。“莫非这是真的?希瑟会杀死踏入森林的人?”

“一个古老的迷信。”有人插言,“源自先民时期各个神秘种族与圣瓦罗兰的混战,以及人们并不发达的医疗体系。这是植物中毒,植……物……中……毒。告诉我,妮慕,霜巨人吞下两升水银会怎样?”

她打个哆嗦:“太残忍了!”

矮人领队勐地转过身,与冷光西塔面对面。她们目光相接,什么也没说。佩欣丝闭上眼睛,似乎在请求诸神保佑。

蒂卡波伸个懒腰。“没错。你们消化不了它,它也忍受不了你们胃肠的储存环境。”她压低声音。“我见过有人因食用路旁的黑莓丧命。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这就是凡人眼中希瑟的诅咒。”

“故事暂且放在一边。”佩欣丝终于开口了,“仪式还要多久?”

冷光西塔报以微笑,没有故弄玄虚,没有狡猾的停顿,瞧她的模样,这桩决定联盟未来的大事已落下了帷幕。“真不容易。”她微笑的眉毛上尽是疲惫,“勉强凑够了建立通道的条件,信息通道甚至已经搭建成功,我联系上了闪烁之池的同族……他们正去通知女王陛下。”西塔扭过头,凝视着被光线包裹的神秘仪式。“我的使命完成了。”

“我没见到门。”

“这些是组装好的构件,只有对面踏入,通道才会展开。”

“她什么时候来?”

“也许就在下一刻。我知道联盟乐意效彷人类摆场面,但我们现在无疑没这个条件。”

矮人领队皱眉:“也就是说,可能在夜莺找到我们之后?”

“谁要来?”巴拉布更是迷惑。

他的语气十分令人同情。“一个大人物。”妮慕告诉对方,“盟友,援军。”

“你认为这与辛塞纳小姐的状况有关系吗?”

“不仅如此。”矮人领队说,“还有寂静学派的人。我敢说,他们很快会找到这儿。”她用短小的手指摩挲武器。“他们很快会来。”

马苏瓦吞吞口水。“就算巫师能搜索全城……”

“或许用不着搜索。”佩欣丝说。霜巨人没明白,但就在这时,“光团”发出一阵奇异的噪音,在寂静中格外刺耳。冷光西塔勐扑过去,人们的目光聚焦在同一点。

“愣着干嘛?”马苏瓦忽然叫道,“快吧东西收好!”他的提醒像鞭子抽进了人群。人们惊慌失措地活动起来,卷干草,穿外套,点蜡烛,女人扫清坚果壳,踢走满地堆积的空罐子。许多人匆匆丢掉烟卷,妮慕看到一个小个子在扣箱盖前伸手去抓了一把,藏进衣服口袋。

注意到她的目光,马苏瓦赶忙解释:“可不能让正经仪式像邪神降临一样啊,大人。这太冒犯了。”

“再怎么收拾,这里也只是地窖,不是圣堂。”

“也许我们凄惨一些,对联盟更有帮助。”巴拉布则滴咕。

“别出声!”蒂卡波瞪他一眼,“我听不清楚了……咦?”

顿时,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大多数人不敢乱动,甚至屏住呼吸。还有人跪在地上,无声默念。这就是欢迎方式?霜巨人瞧见他们的脸色,莫名感到笑意在喉咙里聚集,得拼命忍耐才不至于扩散出来。

黑暗中,起初只有蜡烛的微光闪烁。但紧接着,炽光“轰”地升腾,犹如点亮的篝火,地窖霎时一片明亮。

妮慕赶快捂住眼睛。这下人们的欢迎方式统一了。“来了?”

她听到湖水和风的声音,还有鸟儿啁啾,似乎是雨水的先兆。但潮湿之中仍有太阳的气味,热量拍打着脸颊,妮慕感到浑身湿漉。

除此之外,她察觉到一种怪异的偏移感,彷佛身处迥然不同的世界。当她呼吸时,却茫然地牵引起魔力。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霜巨人心想。她的火种比她更先感应到规则的变迁。

笔趣阁

冷光西塔却没有同感。“恭迎尹文捷琳陛下。”她语带虔诚地说,“我名叫蒂卡波,专此为您打开诺克斯的门户。守誓者联盟的诸位古老同盟,也随伴迎邀我族回归,以表诚心。”

她的声音本该在狭小明亮的空间中回荡,如今却平稳地传递向远方。妮慕试图睁开眼睛,但光线太亮,只能在指缝间窥见一道道不断交错、融合的闪烁轮廓,房间内仅存的位于仪式底座处的阴影,也持续着拉伸和骤缩的变幻。

地窖中寂然无声,连呼吸声都弱不可闻。对方回答了吗?穿过了门?妮慕统统听不见。她从没想过自己的心跳居然这么响亮,恨不得按住血管。

这时,霜巨人的耳朵捕捉到一个清晰、柔和的嗓音,无疑是尹文捷琳女王的嗓音。

“诸位盟友。”这位闪烁之池的西塔圣者说,“感谢你们的努力。但蒂卡波女士,请你传递我的回应:我们的约定不在此刻。”

“联盟经过了会议表决,陛下,同盟族希望您尽快归来,给予我等面对猎魔战争的力量。”蒂卡波解释。

“当时我也参与了表决,蒂卡波。然而时移事变,联盟并非同心,此行难以成功。”

妮慕听见某人发出一声祷告,她无从辨别声源,但对其感同身受。事实上,她唯一听清的是冷光西塔的声音,它颤抖起来:“您……意愿为何?”

“很遗憾我不能去。”

“可我们需要您……”

“我们的同族也需要,蒂卡波。联盟的意图我已知晓,不日你将回到故乡。”

蒂卡波轻吸口气,沉默下来。“结社袭击了商队,女王陛下。”矮人领队不得不接过话头,“在这之前,无星之夜和亡灵联手攻占了空岛霍科林,为对抗恶魔,克洛尹塔与寂静学派有结盟的倾向……”

“圣者为对抗恶魔达成协议,不会对神秘支点出手。”尹文捷琳不为所动,“而恶魔并不会遵守约定。前往诺克斯等若将族人置于危险之中……我知道你们不能理解,但我已失去了许多族人,无法再为联盟承担风险。”

领队也沉默下来。闪烁之池女王的拒绝之意如此坚决,佩欣丝再也无法劝说。联盟只是联盟,并非一个整体的国家,恐怕没有成员族会为了全联盟而牺牲本族利益。说到底,联盟中的神秘种族本就是为了族群利益才选择加盟,这是联盟成立并延续至今的根基。

“您怎样才愿意提前行程呢?”霜巨人闭着眼睛问。

“当风险减小到我能够承担,法布提的族人。然而在我眼中,威胁无处不在,就潜伏在你们身边。”尹文捷琳告诉她,“要么解除隐患,要么继续等待。就是这样。”

“身边?”蒂卡波吃惊地问。

“不远就有一个。而且你们身在异国,夜莺更是数不胜数。”光之女王指出,“听我说,我的族人,你们此行受联盟的结盟者资助,然而白之预言的获得者不久前却葬身于此,她的遭遇带给我们警醒。”她略一停顿。“更何况,我曾派夜莺回到诺克斯,他却在露西亚的神术之中与我断开了联系。”

“玛格达来娜大人虽有预言能力,但本人只是竖琴座的女巫,需要依靠他人保护。”佩欣丝说,“闪烁之池是不同的,陛下。”

“女巫死于谋杀。这才是关键。”西塔女王幽幽地说,“她在重重保护之下被恶魔刺杀。事实上,她在与圣骑士团汇合前活得好好的,你以为这是为什么?”

圣骑士团,霜巨人心想,光辉议会一直是我们的盟友啊。她听到某人的呼吸,急促、激烈、充满恐惧。在心里,妮慕觉得圣骑士并非不可信任,但她并不敢说出自己的判断。

“光辉议会不值得信任?”巴拉布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

冷光西塔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怎能质疑陛下?”她警告。

黑熊如梦如醒:“不,大人,我是说……”

尹文捷琳没在意巴拉布的冒犯。“我从不猜测可能性。我只会依据事实判断。”

一时间,仪式前没人再开口,光线渐渐散去。妮慕睁开眼睛,看见冷光西塔扑到仪式前。

“陛下,请您……”

“我无法帮助你。”尹文捷琳在她提出请求前说道,“代行者身在诺克斯,而我远在闪烁之池。不过,他们既然认定是我们的盟友,就该给出诚意,远超迎接仪式的诚意。”

蒂卡波还想说什么,但光线就此消失了。神秘仪式如腐朽的阶梯在黑暗中坍塌,直至分崩离析,碎片比蜡烛的光辉更暗澹,最终化为尘埃。

矩梯关闭了。妮慕心想。她走了。

一阵漫长、窒息的沉默后,佩欣丝忽然开口:“巴拉布,你知道德拉·辛塞纳是怎么进入商队的吗?”

黑熊迟疑片刻,似乎在判断她是否真的在询问,而非提问。“尤利尔在阁楼救了她的性命,随后恶魔在城内大肆袭击,来蒙斯阁下出于救助民众的原因,便要她同行。”

“关键是我们的高塔信使。德拉即便做出这种事,也得先把命还给他。”

巴拉布扭过头,后退了一步。“做出……这种事?”

“不管怎么说,这关头她都太可疑了。”佩欣丝叹息一声,“这也是我与你们分开行动的原因。人多眼杂,必须警惕夜莺。就算不是她,我们的队伍中也有许多可供收买的投机分子。”

“你不会是说。”霜巨人没明白,“德拉给寂静学派通风报信?她为什么这么干?”

“多新鲜啊。”蒂卡波也叹气,“世事如此,妮慕。人们的好心往往没好报。但问我的话,若她早知道尤利尔是高塔信使,估计就会另作考虑。”

“我们没有证据。”

“情况危急,不能迷信证据。这又不是什么侦探游戏。”

大家无话可说。

妮慕站在地窖的出口,却彷佛身在人群中,浑身不自在。她想伸手时,总会打到天花板,砖墙则如薄纸般一戳就破,但若她一动不动,墙壁又好似倾倒一般压过来。这种悬而未决的感受令人痛苦万分。等尤利尔回来,我该怎么告诉他?想到这里,妮慕几乎要去拿铁锹了。

“把这件事告诉来蒙斯阁下吧。”佩欣丝转移了话题,“仪式结局已定,非得让他知道不可。”

蒂卡波张开嘴,但没发出声音。领队已转过头:“做好准备,学派巫师很快会找来!”

相关推荐:我在东京真没除灵咸鱼怪兽很努力九叔的掌门大弟子我的男友是电冰箱篮坛狂锋之上帝之子脑中帝国祸国毒妃不从良我有一座八卦炉我真不是救世主大师兄真的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