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离魂录 >离魂录

第五百四十六章 豆腐渣渣擦屁屁

要不是事态紧急,情非得已,恐怕这剑仙李纯阳一辈子都不愿意坐那能飞上天空的玩意儿吧!

虽然说比高铁快了点儿,可是那起飞和降落时的颠簸感,却让他终身难忘。

刚刚走出南都机场的玻璃大门,张自强便笑呵呵的迎了上来,说道:“师爷爷,您一路辛苦。要不要,到旁边的酒店里面先洗个热水澡,休息休息?”

李纯阳脸色不悦的瞪了张自强一眼,怒道:“----休息个屁!叶风还身处险境,生死未卜,你让我怎么能够安下心来休息呢?

走吧,先送我回乐天去。还有些事情,需要你们这些晚辈们帮个忙。对了,你能联系上胡蝶和马威吗?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恐怕还要借用一下他们两个的关系网。”

“----能,当然能!”

张自强把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只不过,让他好奇的是,这位剑仙师爷爷,究竟需要让他们这些晚辈们做些什么呢?

虽然说已经是晚秋时分,可骄阳似火,这天气依然酷热难当。尤其是中午的时候,这南大的学生们,便忍不住遛到那惜墨湖畔的大树下。

或席地而坐,或戏水池边,有的干脆带上了凉席和吊床,直接在这惜墨湖畔的大树下面来一个凉爽的午休。

要不是通往那附属医院的小桥上了锁,恐怕那医院里年轻些的患者们,也会到这边来,碰一碰桃花运,找个上大学的恋人吧!

赵菩提喜欢看书,尤其是一些关于神鬼传奇的长篇小说。由于父母长期在国外工作,妹妹也在小时候溺水身亡,所以她的性格就略显孤僻,更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

倘若是叶风还在校园里,她现在或许会拉着叶风,在这惜墨湖畔散散步,聊聊天,探讨一下该怎么找到妹妹的魂魄。

可是叶风不在,她便只能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这惜墨湖旁边的柳树下,心不在焉的翻看着手里那厚厚的鬼怪长谈。

微风吹来,勉强还有半数绿叶的柳枝轻抚湖面,惹得水中的鱼儿们纷纷哄抢,又引得岸边的的少男少女们嘤嘤直乐。

湖里有很多残荷,大半儿已经凋零,露出了翠绿而又饱满的莲蓬。即便偶尔能找到几朵花蕾,也都是非常瘦小,不足美哉。

眼看已经到了下午课的时间,湖边的学生们也都纷纷起身,返回教室。只留下那一汪碧波,和极少数没课又贪恋这晚秋湖景的孤独人。

赵菩提合上手里的小说,刚刚起身,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她连忙抬头,便看到了一个身形巨大的黑影儿,正拖着一位女孩子朝那湖中央迅速游去。

“…救,…救人哪,有人掉进水里啦!”

她也只是喊了这么一嗓子,那湖面上冒出了一长串气泡之后,便又慢慢地趋于平静。

----是错觉吗?赵菩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可是那耳朵里面,却分明听到了重物落水和极其微弱的呼救声。

“…谁,…谁落水了?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东西掉进水里了,…”陈飞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见了柳树后面,正对着湖水发呆的赵菩提。

xiashuba.com

他先是一愣,然后便从旁边的假山丛中钻了出来,还不忘扯掉那脸上和额前贴着的白色纸条。

他一边跑,一边对跟着走出假山的常乐和白齐说道:“你们两个快一点儿,好像真的出事儿了。”

“啊?出什么事儿了?”

常乐把手中刚刚捋顺的扑克牌往地上一扔,拉着白齐就跟了上来。

“具体…,我也不清楚,好像是有人掉进水里了。咱们还是到湖边,去问问校花师姐赵菩提吧!”

陈飞说完,便迈开步子朝湖边跑了过去。也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三分钟的路程,却累的他上气不接下气。也不知道是长期缺乏锻炼,还是看见美女紧张的。

“----赵师姐?真的是你?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喊…,谁落水来着?”

陈飞伸长了脖子朝湖面上看了看,然后便一脸茫然的说道:“人呢?怎么…,什么都没有呀?”

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赵菩提才缓缓地回过神儿来。她伸出嫩藕般的皓腕指了指湖水中央,颤抖着红唇说道:“她…,她被一条大鱼…,拖进水底去了。”

“被…,一条大鱼,…给拖进了水底?”

陈飞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能拖动一个活人的大鱼?即便只是一个小孩子,那也足足得有几十斤重吧?

他回头看了看跟过来的常乐和白齐,又看看柳眉微皱的赵菩提,一时间愣在当场,有些不知所措。

“----救人哪!…你们三个还是不是男人?赶快跳进湖里救人哪!我亲眼看见那条巨大的黑影儿,把一个女孩子硬生生的拖进了湖水里。

你们再不下去,恐怕她…,真的就凶多吉少了。”赵菩提神情激动,也越发的语无伦次起来。

陈飞看了看常乐和白齐,又看看那波光粼粼的湖面,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白齐给伸手打断了。

他指了指旁边不远处的摄像头,又比划了一下那个摄像头所能拍摄的范围,这才说道:“如果赵师姐没有看错的话,以那大鱼的个儿头,就算是我们三个下去,恐怕也不一定能把那个女孩子给救上来。

先给张-涛打个电话吧,调下监控,确认一下事实与经过。真和赵师姐说的一模一样,我们也只能报警,这样处理,…最妥善。”

听白齐说的有理,赵菩提也只能点了点头。她不是没有经历过那些连科学都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即便是光天化日,一旦遇见,估计也只有认命的份儿!

陈飞当即便掏出手机,拨通了张-涛的号码,请他立即调取监控,确认这惜墨湖里到底有没有女孩子落水。

也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张-涛便语气惊慌的说道:“有,有有有,我找到了。就在刚才,一位女孩子坐在湖边,刚刚把小脚垂进湖里的时候,忽然一个黑影儿出现,就把她给拖进水里面去了。

----陈飞,你们几个赶紧离开湖边,越远越好。那玩意儿身形巨大,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它很有可能是一条成年的鳄鱼!”

“…鳄鱼???”

陈飞吓得是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他拉着赵菩提连忙后退,还不忘出声对旁边的常乐和白齐说道:“你们两个赶紧围着湖边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人,顺便提醒一句,这惜墨湖里有鳄鱼!”

听到陈飞的话,赵菩提也是一阵后怕。她满脸感激的看了白齐一眼,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还好他们三个都没有下水,如果真是为了救人而发生什么危险的话,恐怕她这辈子都会心有不安吧?

约么过了有七八分钟的时间,一群警察在校领导的陪伴下姗姗来迟。那领头儿的正是陈飞的二叔陈浩轩,他一边翻看张-涛手机里的视频资料,一边问身边的老张:“通知救援队没有,什么时候到?”

“也应该到了,接到报警便通知了,救护车也快赶过来了。咱们还是到现场去看看吧,如果真是鳄鱼伤人的话,它躲在湖里,就算是有救援队帮忙协助,想抓住它,估计也不太容易。”

老张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无奈,这年头,热爱大自然的人们渐渐地多了,放生的路子更是五花八门。

什么蛇呀,鸟呀,鳄龟呀,不管适不适合放生,只要是遇见了,碰上了,那些善男信女们便会不惜重金,买来放掉。殊不知,有些种类,它不仅会危害生态和自然,甚至还会危及到人类的生命安全。

“----二叔,张叔,这边,来这边!”

陈飞对着陈浩轩挥了挥手,忙不迭把赵菩提给让到了前面,煞有介事的说道:“二叔,这位就是我们南大的校花、女神----赵菩提,也是今天这女孩子落水案的目击证人。

要不是她,谁会想到,这惜墨湖里,会有那么大一条…,能够伤人的鱼呢!”

“哦,你好,你好!”

陈浩轩伸出大手和赵菩提握了握,然后笑呵呵的赞扬道:“这校花就是校花,不仅人长得秀外慧中,事情也处理的井井有条嘛!

菩提,你们先回去吧!救人要紧,我就不多啰嗦了。有时间的话,让小飞带你到我那里去坐一坐!还存着二两龙井呢,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过来尝尝。”

“好的,谢谢陈叔叔。”赵菩提落落大方的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一大群人朝那惜墨湖畔的事发地点走过去。

虽然说,保安、校领导以及现场的警察们一致认为,那伤人的巨大黑影儿很有可能就是一条成年的鳄鱼。

但是,赵菩提的心里却并不那么认为。她当时看得是清清楚楚,那水里的黑影儿有着几条长长的胡须,…可是鳄鱼,它有吗?

下意识的,赵菩提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直接就拨通了叶风的号码。可让她失望的是,那听筒里面却传来了机械的女中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

陈飞看到赵菩提那失落的表情,顿时就升起了怜香惜玉之心。女神嘛,肯定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

只可惜,他扪心自问,好像…,似乎…,根本…,搞不定那湖里的大鳄鱼,也只能摇头叹息,羡慕起自己的便宜师父来。

----叶风,他此刻在做些什么呢?如果他知道了惜墨湖里藏着一条能够伤人的大鱼,会不会也像电视里的燕赤霞那样,火速而来,除恶扬善呢?

陈飞有些不敢确定的掏出了手机,刚刚找到叶风的号码,便被旁边的赵菩提给一把抢了过去。

她仔细的辨认着两部手机屏幕上那叶风的号码,等发现完全一致,这才又用陈飞的手机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当赵菩提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不但没有发怒,反而是长长的吁了口气,笑着说道:“我还以为,这王八蛋把我给拉黑了呢!原来你也打不通,这下我就觉得舒服多了!”

“嗯???”陈飞一头的黑线呀!这什么逻辑?她不开心,也得大家伙儿陪着她一起流泪吗?真是无语。

“你还有没有其他的方式,能够联系上他?”赵菩提把手机还给陈飞,又翻找起吴亥的号码来。说句实在话,如非必要,她真的不想打给这只黑金刚。

“有哇,方式多了!再说了,就算我师父不在,找我师姑和师兄也是一样。不就是一条鳄鱼嘛,还用得着我师父亲自出手?只怕是咱们人还没有找来,我二叔他们,就已经把那家伙给抓进网里了。”

听见陈飞的话,赵菩提就直接把手机给揣进了裤兜里。还忍不住白了陈飞一眼,语带讽刺的说道:“就吹吧你,还师姑、师兄呢!只怕你师父亲自动手,也搞不定!

我实话告诉你,那家伙绝对不像是一条鳄鱼。我刚才清清楚楚的看见,它脑袋有那么大,身体有三、四米,还长着好几根长长的胡须,…”

赵菩提说着说着就愣住了,因为她想起了一种极其凶猛的淡水鱼。这鱼的脑袋略扁,嘴巴很大,最喜欢躲在江河湖泊和沼泽之中,去偷袭那些靠近水源的猎物们。

尤其是它们那些长长的胡须,简直和那个拖女孩子下水的怪物是一模一样。她在脑海之中反复的对比两者的体貌和特征,最后才终于肯定,那家伙绝对就是一只特大号的胡子鲶。

听赵菩提分析的有理,陈飞便扯着嗓子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陈浩轩。虽然说时间在慢慢流逝,那被拖进湖底的女孩子生还的希望,也变得越来越渺茫。

可为了保护更多人不受其害,陈浩轩只得下令,暂时将惜墨湖的周围扯上了警戒线,还挂上了“恶鱼伤人”的警示牌。

救护车来了,又走了!救援队倒是没走,可是,他们一直忙活了好几个小时,大大小小的鱼儿倒是捞上来不少,可唯独不见那女孩儿的尸体,以及视频之中那条体型巨大的胡子鲶。

听说惜墨湖这边出了事,那些大学生们不但不害怕,还一个个精神抖擞、饶有兴致的翘课过来看热闹。

陈浩轩当真是被这些好奇宝宝们给干败了,正在思索应对之法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却突兀的响了起来。

他不用猜,也知道是自己那位刚刚荣升代局长的哥哥陈浩然,便直接按下了接听键,语气无奈的说道:“有什么指示?我这边已经快扛不住了。

那些大学生们,一个个如狼似虎,好奇心忒重,根本就不管有没有危险,把这惜墨湖给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呀!…”

陈浩轩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听筒里面就传来了陈浩然的声音,说道:“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保护好学生们的安全。

----浩轩,我刚刚从会议室出来。听剑仙李纯阳说,那惜墨湖底,可能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还和那个新月教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你再坚持坚持,施工队应该马上就到了吧!市委已经决定了,为了保证学生们的人身安全,会尽快用铁皮墙将惜墨湖给封起来。然后断流,深挖,看看那下面到底有些什么玩意儿!”

新月教?又是新月教?陈浩轩的眉头情不自禁就皱了起来,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些个杀千刀的,还真是豆腐渣渣擦屁屁----没完没了啦!”

相关推荐:九阴大帝我不是那个漩涡鸣人超级矮个子狂浪龙婿从小怪到BOSS我成了血族始祖人中之神异兽怪事录魔法塔的星空我的绝色明星老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